第100章 冯大姑娘挺关心表哥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绝命毒尸奥特曼战记侯府商女极品小农场我是都市医剑仙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逢春最新章节!

    浅绿与墨绿纹相间的瓜皮,准确糊在了尤含章脸上。

    尤含章哪会想到这种飞来横祸,甚至没看清这是一块瓜皮,当即发出一声惨叫。

    瓜皮落下来,掉在地上摔成两三块。

    尤含章放开捂着脸的手,看到手上鲜血,登时惊慌失措。

    那一瞬间他只有一个念头:毁容了!

    若是毁容,就无法参加科举了。

    反应到这里,尤含章再也承受不住,眼前一黑就要栽倒。

    冯橙手疾眼快把他扶住:“表哥,你没事吧?”

    窗内少年以隐蔽的角度盯着街上,瞧见这番情景目光微凉。

    看不出来,冯大姑娘对表哥还挺关心。

    说起来,他与冯大姑娘相识不过数月,零零碎碎出现在她身边的年轻男子还真不少。

    从前未婚夫到不正常的小厮,再到傻子表哥,各有特色,应有尽有。

    尤含章这时候顾不得读书人的斯文,惶然问道:“表妹,我的脸是不是毁了?”

    他说着又去伸手摸,见摸了一手血,当下又要昏倒了。

    冯橙十分镇定:“瓜皮不是利器,没办法毁容的,表哥只是流了些鼻血而已。”

    在瓜皮飞过来的瞬间她就发现了,刚开始以为是暗器,想替尤含章挡一挡,认出是瓜皮就决定随它去吧。

    让瓜皮砸一下,表哥或许就没这么智障了。

    “鼻血?”尤含章心下一松,举袖擦拭。

    “表哥放心好了,脸上一点伤痕都没有。不过鼻血擦了满脸不大好看,表哥赶紧回家收拾一下吧。”

    放在平时尤含章最在乎这些,如今恢复了理智,不由连连点头。

    转身走了一步,他反应过来:“表妹,刚刚的瓜皮是从哪里飞过来的?”

    冯橙嘴角微抽。

    她可真是高估了尤含章,居然连瓜皮从哪里飞过来的都不知道。

    既然这样,那就不好意思了。

    少女眨了眨眼,面露茫然:“表哥是问那块砸到你脸上,把你鼻子砸出血的瓜皮吗?”

    尤含章:“……”

    听表妹这么一说,更生气了!

    “表妹可看清了?”

    “没有啊。表哥看到了吗?”

    尤含章沉着脸摇头:“也没有。”

    冯橙控制住上扬的唇角,叹了口气:“既然表哥也没看到,还是先回家收拾吧,让别人瞧见怪狼狈的,有辱斯文。”

    平白被一块瓜皮砸了,尤含章哪甘心就这么算了,可表妹说得也有道理——

    他正犹豫着,一名驻足看热闹的路人好心提醒:“好像是从那边窗口飞出来的。”

    冯橙面无表情看着那名路人。

    观棋不语真君子,这个看热闹的一点都不合格。

    路人心直口快提醒完,也有些后悔了。

    瞧着那个窗口是清心茶馆的雅间啊,一般能去雅间喝茶的非富即贵——哎呀,惹麻烦了。

    “哦,也可能是我看错了。”路人说完,匆匆走了。

    尤含章有了线索当然不肯放过:“表妹,你陪我去那个茶馆看看。”

    冯橙面露难色:“我一个大家闺秀出来太久不好吧。”

    尤含章一滞。

    表妹与他一起去找人对质确实不太合适,可他一个人去,那乱丢瓜皮的混账不承认怎么办?

    还是要表妹做个见证。

    “表妹别担心,我是你嫡亲表兄,知道你和我在一块,别人不会说什么的。”

    “那好吧。”冯橙应了,弯了弯唇角,讥笑一闪而逝。

    表面仁义道德,实则自私自利,但凡关乎自己利益了,要求别人的那些规矩礼教就可以暂时抛开了。

    这就是她读了十几年书的表哥。

    见冯橙答应下来,尤含章掸掸身上脏污,大步向清心茶馆走去。

    “有人么?”尤含章站在门口问了一声。

    伙计窝在大堂早已看清一切,见人家算账来了,揣着明白装糊涂:“实在不好意思,咱们茶馆不招待衣冠不整的客人。”

    尤含章的脸腾地红了。

    他这种从小就被灌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观念的年轻书生,无疑是最要面子的。

    这瞬间,他生出拂袖而去的冲动,可想想又咽不下这口气。

    “我不是来喝茶,是你们茶馆有客人从二楼窗子乱丢瓜皮,砸了我一身!”尤含章挺直腰板,沉着脸道。

    伙计愣了愣,随即瞪大眼睛:“不可能啊!咱们茶馆二楼是雅间,这时候没有客人在。”

    别说二楼了,就是大堂里都没客人。

    大热的天,待在家里吃西瓜不比出门舒坦多了。

    伙计对于茶馆内没人看到自家公子做坏事还是十分自信的。

    “有人亲眼瞧见那块瓜皮是从茶馆二楼飞出来的!”尤含章认定伙计狡辩,心生怒火。

    “谁瞧见的?是这位姑娘吗?”伙计指指冯橙。

    他就不信隔三差五与公子约会的小娘子会帮着这人说话。

    尤含章倒是实在:“不是我表妹,是一位过路的人。”

    “那人呢?”

    尤含章下意识看向空荡荡的街头,傻了眼。

    人早走了啊!

    “别人好心提醒,难不成还要一直等个结果?你这伙计推三阻四拦着不让我们上去寻人,莫不是心虚?”

    伙计见这一身狼狈的书生要气坏了,想想还是松了口:“既然您这么说,那小的就领您上楼瞧瞧吧。”

    瞧着就是个体弱的,这么热的天着急上火,万一在茶馆中了暑气怎么好?

    听说前几日有个小娘子出去玩,中了暑气热死了呢。

    “表妹,我们上去吧。”

    清心茶馆并不算大,二楼只设了两个雅室。

    扫了一眼空荡荡的走廊,尤含章指着其中一间道:“应该就是这间。”

    伙计有些吃惊。

    这书生找得还挺准。

    “您稍等。”伙计上前打开了门。

    尤含章看一眼里面,有些失望。

    竟然没人。

    “那看看这间。”

    伙计更有底气了,立刻把雅间的门打开。

    “不可能——”尤含章扑了个空,有些无法接受。

    冯橙见陆玄果然利落扫了尾,懒得再陪尤含章折腾下去:“表哥,临街铺子有不少,说不定是从其他店铺扔出来的,现在想把那人找出来也不容易,不如算了吧。”

    尤含章正要不情不愿点头,眼神一紧。

    表妹衣襟上有一颗西瓜籽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