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 兀思鲁

沙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日月风华最新章节!

    秦逍将皮袋子塞进哈尼孜怀中,这一百枚金币的分量不轻,沉甸甸的,哈尼孜力气不大,差点落下去,秦逍忙帮着放到桌上,笑道:“回头让马匹驮着就好。”

    “小.....小哥哥,这些金币我怎么能收?”哈尼孜有些焦急:“太贵重了。”

    哈尼孜当初被卖为奴,仅仅十个金币,那还是因为哈尼孜样貌出众,价格已经十分昂贵。

    这一百枚金币,足以买到十个哈尼孜这样年轻貌美的少女。

    哈尼孜当然知道这一百枚金币的贵重,秦逍出手大方,却是吓了哈尼孜一跳。

    “我送出去的东西,自然不能收回。”秦逍怀里揣着三十万两银子的银票,这一百枚金币自然是看不上眼:“而且我答应帮你恢复你姐姐的自由,男子汉大丈夫,说到自然做到。”

    哈尼孜低下头,片刻之后才抬头,眼角微微泛红,轻声道:“小哥哥,你待我真好。这世上有太多坏人,他们的笑容有时候看起来很善良,但内心却很恶毒,只有你是真正的好人。”

    秦逍哈哈一笑,想了一下,才道:“你干脆在这边待上两天,别急着离开。我们这边再过两天应该也要离开,到时候应该是去西风堡与其他人会合,你和我们一起回西风堡,路上有个照应。”

    宇文承朝前来白狼城,自然是要和白狼汗王谈一谈日后的合作,白狼汗王刚回到白狼城,要处理乞伏善留下的问题,待这些问题解决,自然会与宇文承朝详谈。

    一旦两人谈妥,宇文承朝自然不会继续留在这边。

    大鹏带人去了西风堡,田窦两位掌柜也还在那边,到时候宇文承朝自然还是要去那边会合。

    哈尼孜一个年轻的姑娘,此行孤身前来白狼城就已经很是冒险,再带着一袋子金币孤身返回西风堡,那更是凶险无比,一旦被人盯上,必然不堪设想,秦逍自然是不希望哈尼孜出现任何危险。

    哈尼孜点头笑道:“我和你一起。”

    “对了,晚上我要去赴宴。”秦逍道:“你这边要是饿了,想吃什么东西,直接和外面的人说,他们会帮你安排。”

    哈尼孜嘴唇微动,欲言又止,秦逍知她有话要说,问道:“你想说什么?”

    “我们还有几天就要分开。”哈尼孜想了一下,终于道:“我来白狼城,就是希望这几天能好好伺候你。晚上你去赴宴,我.....我能不能跟在你身边伺候?”

    秦逍心想汗王宫里奴婢众多,他们自然会服侍的十分妥善,自己身边倒也不用其他人,只是看到哈尼孜眼中带着期盼之色,又想今夜白狼汗王设宴,自己这边一行人俱都赴宴,将哈尼孜丢下来,似乎还真是有些不妥,哈尼孜心里恐怕也不好受。

    带上哈尼孜,也就多一人,白狼王应该也不会介意。

    而且哈尼孜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并非奴婢,进汗王宫也不会显得卑微。

    “你若愿意,晚上一起去看看。”秦逍笑道:“你跟着我,也不会有人拦阻。”

    哈尼孜闻言,更是欢喜,很是兴奋,竟然抱住秦逍,在他的脸颊亲了一下。

    秦逍呆了一下,想不到哈尼孜如此主动,看着哈尼孜娇丽面孔,心想还是西域的姑娘大方一些,中原的女子毕竟还是矜持。

    傍晚时分,从汗王宫来了人,邀请宇文承朝等人前往汗王宫赴宴。

    白掌柜和唐蓉趁车,秦逍本来要骑马前往,但哈尼孜跟着一起去,也就改为坐车,宇文承朝等人倒是骑马过去。

    宇文承朝已经知晓哈尼孜过来,秦逍事先向宇文承朝提及,要带哈尼孜前往汗王宫,宇文承朝倒是很痛快答应。

    众人出门的时候,秦逍没有靠近唐蓉,唐蓉也没有看秦逍一眼。

    一行人到了汗王宫,天色已经暗下来,汗王宫外立着两排狼卫,腰佩弯刀,气概轩昂。

    正要进去,听得马蹄声响,秦逍等人循声看去,只见到数骑飞马而来,当先一人身着皮革,却是光着头,头上寸草不生,耳朵上挂着两只大耳环,满脸横肉,样貌很是凶悍。

    宇文承朝打量几眼,光头目光也正好瞧向宇文承朝,翻身下马,早有人牵了马退下,守在宫门外的狼卫都是对那光头横臂行礼。

    光头上下打量宇文承朝,“你就是西陵宇文家的大公子?”

    宇文承朝拱手行礼,光头颇有些倨傲,道:“你们唐国不是有句话,叫入乡随俗?在汗国,自然要行汗国礼,为何还要行唐国的礼仪?”

    秦逍闻言,立时皱起眉头。

    这光头显然是在挑事。

    “阁下是?”

    光头没说话,身后一名随从已经道:“这是牙骨山塔大叶护,我白狼部四大叶护之首,也是我白狼部落的兀思鲁!”

    “兀思鲁又是什么意思?”秦逍忍不住问道。

    那随从傲然道:“兀思鲁便是第一勇士的意思。汗王每年都会举行大赛,参赛的都是我白狼部的骁勇勇士,最低也是百夫长,最后胜出的便是兀思鲁,叶护已经连续三年都是兀思鲁。”

    秦逍见牙骨山塔肌肉结实,皮肤黝黑,知道不是善茬,心想参加大赛最低的是百夫长,不过这牙骨山塔是叶护,身份地位仅次于汗王,那些特勤、俟斤、千夫长、百夫长在较量的时候,又怎敢真的打败叶护,这牙骨山塔的兀思鲁之名,恐怕水分不小。

    “听说这次你们立下了功劳。”牙骨山塔道:“汗王还下令给了你们下刀礼,这是多少年不曾有过的事情。”

    宇文承朝既然知道他是四大叶护之一,在白狼部地位不低,倒也不想和他有什么矛盾,含笑道:“汗王厚恩,我们其实当不起。”

    牙骨山塔目光扫动,忽然落在秦逍身后的哈尼孜身上,唇角泛起笑意,抬手指着哈尼孜道:“这女人多少金币?”

    宇文承朝等人一怔,皱起眉头,看向秦逍,却见秦逍不怒反笑,反问道:“叶护有多少金币?”

    “她是西域女人,西域的女人,最漂亮的也不会超过一百个金币。”牙骨山塔直勾勾看着哈尼孜:“你是她的主人?我给你两百金币,人归我了。”

    这倒不是牙骨山塔居高临下。

    从西域走出来的姑娘,无论

    是在大唐还是在兀陀,几乎都是奴隶的身份,像哈尼孜这样年轻漂亮的胡女,几乎没有人能得到自由身,是以牙骨山塔看到哈尼孜,立时便断定她一定是名奴隶。

    奴隶在这些贵族的眼中,和牲畜物品无疑。

    这就像有人看中别人一匹马,出价想要购买,司空见惯的事情,牙骨山塔看中哈尼孜,也当哈尼孜如同一匹马一般。

    哈尼孜已经显出惊恐之色,往秦逍身后躲了躲。

    “两百金币?”秦逍笑道:“牙骨叶护,实话和你说,两百金币,连她一根头发都买不到。”

    牙骨山塔皱起眉头,秦逍慢悠悠道:“她有多少头发,我也数不清,你若愿意,我五百金币卖你一根头发,一百根起卖,你拿五万金币过来,我给你一簇头发,你看如何?”

    牙骨山塔脸色骤变,厉声道:“你在奚落我?”

    “没有奚落啊。”秦逍摊开手:“你要买,我开价,买不买在你,卖不卖在我,你要是买不起,大可以直说,不用发这么大的火。”

    牙骨山塔皱起眉头,冷笑道:“汗王给你们下刀礼,你们是否觉得可以在兀陀肆无忌惮?”握起拳头道:“你们不要忘记,这里是兀陀,你们脚下的土地是我们兀陀人所有,在我们的土地上,可容不得你们狂妄。”

    “大公子,汗王已经在等候。”一个声音从里面穿过来,只见薛祁路面带微笑,正匆匆过来,先向宇文承朝行了一礼,随即转向牙骨山塔,弯身横臂:“大叶护!”

    牙骨山塔瞥了秦逍一眼,冷哼一声,也不多言,抬步便往宫内去。

    薛祁路回头看了牙骨山塔背影一眼,微皱眉头,却也不多说,上前抬手道:“大公子,大家请进!”

    大公子轻拍秦逍肩头,也不多言,转身往宫里去,胖鱼则是背着白掌柜,唐蓉紧跟在边上,宁志峰凑近秦逍身边,低声道:“那种人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别去理他。”

    秦逍微微一笑,转身见到哈尼孜脸色兀自有些惊怕,柔声道:“不用害怕,在我身边,没人敢对你怎样。”

    哈尼孜点点头,嫣然一笑。

    进了宫内大殿,廊下已经有人开始奏乐,大殿左右两边设有金黄色的桌案,上面堆放着瓜果,左边的位置上大都空缺着,自然是给宇文承朝一行人预留,右边坐了十几名兀陀官员,秦逍知道能够进来参加宴会的兀陀官员,应该就是那些叶护、特勤和俟斤了,光头牙骨山塔坐在右边首席,却也证明他在白狼部的地位确实不低。

    左首靠近主座的位置都空着,不过末席却坐着两个人,装束和面貌轮廓与兀陀人完全不同,身着黑色的长袍,一人三十岁上下年纪,另一名则是年过五旬的老者,两人装束虽然大致相同,不过年轻人头上还缠着一条金黄色的带子,而且坐在老者上首,如同老僧入定般,端坐不动。

    “他们是西夜国人。”见秦逍扫了那两人一眼,似乎有些疑惑,哈尼孜凑近低声道:“头缠金带,那是西夜王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