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 虚与委蛇

沙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日月风华最新章节!

    孟舅爷笑道:“我更愿意称呼为卧底。”淡淡道:“宫廷豪门,大宅深院,历来都不缺耳目,其实这谈不上对和错。”

    秦逍看着孟舅爷,苦笑道:“大公子机敏过人,我若是发现我做卧底,必然不会饶过我。”

    “他没你想的那么聪明。”孟舅爷怪异一笑:“不必将他看的无所不能。”

    秦逍面不改色,但心下一凛。

    孟舅爷那一闪而过的怪异一笑,让秦逍隐隐感觉一丝不安,他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但那一笑连上他说的话,却让秦逍感觉颇有深意。

    “你很快就会明白,少公子比宇文承朝还要慷慨。”孟舅爷道:“你如果能够真心实意为我们办事,荣华富贵我可以先向你保证,而且我还可以肯定,少公子给你的东西,宇文承朝很多都给不了。”

    秦逍沉默了片刻,才无奈道:“舅爷,是否从今以后,我就变成了你的傀儡?”

    孟舅爷笑道:“你不必担心。以两年为限,只要这两年你效忠少公子,两年之后,何去何从就由你自己选择。你要留下,少公子自然欢喜,也一定会给你一个大好前程。如果你要走,我们也会给你一笔重金,至少这辈子你花不完。”

    秦逍心下冷笑,暗想只怕银子花不完,人却没了。

    他心里很清楚,所谓的两年之约,只是孟舅爷抛出的诱饵,无非是让自己在这两年里乖乖听命,至若两年后如何安排,恐怕孟舅爷自己也没有想清楚。

    “舅爷不怕我中途逃走?”秦逍终于问道。

    “我觉得秦骑校是个很聪明的人。”孟舅爷道:“这样说吧,你若逃离,整个西陵都会继续通缉你,目下只有甄家在找你,如果到时候三大世家联手,秦骑校觉得还能在西陵安然无恙?就算找不到你,你也只能东躲西藏,永无见天日的时候。”

    秦逍无奈道:“如果三大世家都在通缉我,我确实插翅难飞。”

    “可是你若老实听话,我还可以帮你做一件事情。”孟舅爷道:“等到少公子继承爵位,你就是少公子手下的功臣,甄家到时候就算还要追究你的罪责,少公子完全可以替你化解此事。”

    秦逍故作惊喜道:“当真?”

    “你应该相信,宇文家有这个实力。”孟舅爷笑道:“宇文氏是西陵第一世家,到时候你成了宇文家的家臣,甄家怎敢与你为难?”

    秦逍心下暗骂,宇文家怎可能为了自己与甄家撕破脸,宇文承陵若果继承了爵位,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将自己押送给甄侯府,以此来加强两大门阀之间的关系。

    宇文承朝如果真的垮台,那么自己对宇文承陵的利用价值就会大大减低。

    秦逍并不觉得是因为自己的身手让孟舅爷看上。

    江湖上高手众多,宇文家有的是银子,要雇佣江湖豪客卖命,许多人都会趋之若鹜,比自己伸手好的大有人在。

    孟舅爷看上自己,说到底,就是因为自己得到了宇文承朝的器重,可以接近宇文承朝。

    虽说宇文承朝已经从侯府搬出去,但孟舅爷这伙人对他必然还是异常的忌惮,否则也不会多次算计。

    如今让自己成为宇文承朝身边的卧底,在以后的争斗中,知己知彼,自然是更有把握。

    秦逍心下冷笑,但面上却满是欣喜之色,起身拱手道:“谢过孟舅爷,若当真如此,小子万死莫辞。”

    孟舅爷知道

    秦逍不简单,但说到底,眼前这年轻人还不到二十岁,或许有些能耐,但却不至于能够将自己的情绪掩饰的天衣无缝,看到秦逍眉宇间满是欢喜之色,起身拍了拍秦逍肩头,道:“你选对了路,前途无量。”

    “舅爷,我在大公子身边卧底,你可....你可千万要保密,万不能走漏一丝风声。”秦逍担忧道:“要是被大公子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你放心,你的身份不但不会泄露,若有需要,我们还能帮你掩饰。”孟舅爷含笑道:“你在这里不宜多留,时间太长,惹人怀疑,你先去吧。以后我会派人与你暗中联系,你多留意大公子。他身边人手不多,若真的有什么大动作,定会让你一起行动,你要及时将那边的情况报上来。”

    秦逍拱手道:“自当遵命。”

    孟舅爷满意地笑了笑,单手背负身后,缓步出门去。

    秦逍见他离开,脸色才沉下来。

    今夜如果直接拒绝孟舅爷的要求,甚至与他翻脸,那是蠢到极点的人才做的事情。

    孟舅爷对自己有所求,只要假装与他合作,至少当下他绝不会对自己下手。

    拿起手中的那份通缉令,秦逍脸色更是凝重。

    甄家上个月才将这道通缉令送过来,也就是说,甄侯府一直没有放弃捉拿自己。

    这上面的画像,已经和自己颇为相似,自然是后来找了熟识自己的人,对自己的相貌做了更准确的描述。

    车队的粮食已经卸货,而且做了交接,车队的车夫本就是宇文家派去的人,剩下的则是护卫车队的骑兵,都是白虎营的人。

    秦逍本来想着和白虎营的骑兵直接回营,但又想自己入城,离开之时也不去和宇文承朝打声招呼,终不妥当,吩咐骑兵先行回营,自己则是往大公子的住宅过去。

    “王骑校,王骑校。”秦逍等骑兵们离开,正准备骑马去宇文大宅,却见陈芝泰又从旁边冒出来。

    秦逍有些无语,问道:“怎么了?”

    “我怎么办?”陈芝泰挠头道:“当兵的都走了,赶车的也走了,没有人理我。”

    秦逍心想你一个山贼,保住性命已经是万幸,换做别人只怕早跑了,就这家伙没心没肺,竟然还留下来啰嗦。

    “怎么了?”见秦逍看着自己不说话,陈芝泰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有东西?”

    秦逍犹豫了一下,才道:“你先跟我走吧。”暗想带他去宇文大宅,若是宇文承朝在宅子里,直接将那一百两赏银给了陈芝泰,以后他要往哪里去,和自己就没有什么关系。

    陈芝泰咧嘴笑道:“我就知道王骑校宅心仁厚,这世上像你这样的好人不多了。”

    秦逍也不理他,策马便行。

    “王骑校,等等我。”陈芝泰立刻撒开腿追着跑。

    秦逍自然不会放马飞奔,掌握速度,让陈芝泰始终能看得见自己,到了宇文大宅,秦逍翻身下马,陈芝泰却已经一屁股坐在门前,上气不接下气,想要说话,一时间也说不出来。

    “咦,王兄弟,你来了?”守在门前的正是与秦逍熟识的费凉,迎上前来。

    “费大哥,一向可好?”秦逍笑着拱手道:“大公子可回来了?”

    “大公子还没回来,不过胖鱼大哥倒是回来了,你要不要进去坐坐?”费凉讨好道:“听说王兄弟在白虎营风生水起,真是可喜可贺,其实我第

    一天见到你,就觉得你非池中之物,必然会一飞冲天,我看人一向很准.....!”

    “别拍马屁了。”陈芝泰终于顺过气来:“老子最讨厌拍马屁的人,这些话说出来,你自己脸不脸红?”

    费凉根本没注意坐在台阶上的陈芝泰,听他声音,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瞧见他腰间还挂着两把斧子,立刻拔刀在手,喝问道:“什么人?竟敢带刀出现在这里?”

    “我是王骑校的心腹。”陈芝泰毫不犹豫道:“你真是好大胆子,竟敢这样和王骑校的心腹说话,还想不想活了?”

    费凉一怔,他虽然瞧不上陈芝泰,但秦逍的面子可不敢不给。

    秦逍心下叹气,这陈芝泰没皮没脸,什么话都敢说,他抬手拍拍费凉肩头,笑道:“不用理他,让他坐在这里歇歇。我进去看看胖鱼大哥。”也不废话,立下陈芝泰在门外坐了,进了府中,还没进大厅,庞昱胖鱼和赵毅已经从屋里迎上来,胖鱼笑道:“王兄弟,交接如何?”

    “很顺利,这是交接的单子。”秦逍取了粮仓给自己的交接清单,递给胖鱼:“在那边喝了杯茶,所以过来晚了些。”

    “大公子还没回来,要不咱们先弄点酒菜填填肚子?”胖鱼笑道:“清单还是你自己交给大公子,不管怎么说,这次你立下了大功劳,等大公子回来,定要他好好赏你。”

    赵毅也笑道:“王兄弟,你这次可真是威风,只恨我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否则能够亲眼目睹你的神威。”

    宇文承朝带人去攻打鸡公峡之前,令赵毅带人将粮队护送回城,是以错过了上山的机会,这也让他颇有些遗憾。

    “哪有什么威风,只是死里求生而已。”秦逍笑道:“两位大哥,千万别再提什么神威,若再这样说,我以后可没脸见你们。”

    “王兄弟脸皮薄,上次咱们就见识过。”赵毅苦笑道:“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赵大哥请讲!”

    “那天晚上的西域舞姬,你真的没动心?”赵毅狐疑道:“天下所有男人都忍不住的事情,为什么你偏偏忍住?”

    秦逍一怔,知道他说的是哈尼孜,立时尴尬无比,心想那天晚上定是老子此生最后悔的时刻之一,却还是淡定自若道:“其实也不是不动心,只是我年纪还轻,胆子太小。”

    “胆子小?”赵毅苦笑道:“我一直觉得你的胆子比虎豹还大。你可知道,那天晚上,我好不容易攒的银子全都输光,都便宜了这死胖子。”

    胖鱼嘿嘿一笑,正在此时,却听得脚步声响,三人抬头瞧过去,只见宇文承朝和大鹏二人正匆匆过来。

    “大公子!”三人立刻迎上前去。

    宇文承朝看到三人,依然没露出笑容,吩咐道:“赵毅,你安排人去账房取一百两银子,赏给门口的那位三当家。”径自走进大厅,伸手拿茶杯,里面没有茶,胖鱼忙给他倒上。

    赵毅出门吩咐人取银子给陈芝泰送去,回来坐下,感觉气氛很凝重。

    秦逍见宇文承朝脸色很不好看,便是大鹏也神色凝重,心知事情不对劲。

    “大公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胖鱼小心问道。

    宇文承朝一口饮尽杯中茶,看了看胖鱼和秦逍,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丁子修的事情还没查明白,兀陀那边出大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