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失火

作者:缘分0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一念永恒仙宫天下第九青城道长龙符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混沌纪元白袍总管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千机殿最新章节!

    夜色深重,万籁俱寂。

    黑白神宫告别了白日的喧嚣,变得平静无比。

    只是在这平静之下,却是湍急的暗流——一个个夜间巡视的弟子,隐于暗处,睁大双眼看着一切可疑之人。

    几天前的中毒事件,让所有人都变得紧张起来,夜间巡视人数骤增一倍,尤其是库房更被加持了多个阵法守护,唯恐再被下毒。

    但是这一次,遭殃的却不再是库房。

    “起火了!监察堂起火了!”

    伴随着一阵火光升起,是无数弟子的呼喊。

    火势升起的速度极快,极短瞬间就弥漫了整片殿堂。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出一声怒哼,接着是一只泼天大手凌空按下。

    伴随着这一手按下,火焰全消,只是监察堂也被这一掌砸的房梁崩塌,化作一片废墟。

    下一刻监察堂废墟前已出现一人,正是岳心禅。

    岳心禅负手而立,不怒自威:“付东流呢?”

    “属下在!”

    随着一道黑光飞至,付东流已然赶来,可惜他速度再快,也没有岳心禅快。

    黑光尚未凝聚成形,岳心禅已将其一把抓住,那黑光在他手中跳跃,勉强挤出付东流的面貌:“大殿首,属下……”

    “你的老巢被人给烧了。”岳心禅已阴恻恻道:“中毒之事尚未解决,又出此等事,你这个监察使,还有何面目面对我?”

    “殿首息怒!”付东流大叫:“属下已查出些眉目。”

    岳心禅手一松,黑光坠落,化作付东流本身。

    他跪倒在岳心禅身前,这次他再不敢隐瞒,将之前发生的事一一说出。

    岳心禅听得心头火起,一巴掌扇在付东流脸上:“混账,竟敢隐匿不报!”

    “属下知错!”

    “骆求真呢?”

    “属下在。”

    岳心禅已道:“此事你有什么看法?”

    骆求真跪地回答:“回大殿首,弟子怀疑,此事和木傀宗有关。”

    “理由。”

    “暗中行事之人,擅长木系术法,此外他潜入库房所用的,应当也是某种小型傀儡。众所周知,木傀宗最擅木系和驭使傀儡,又与神宫不合已久,弟子怀疑,是木傀宗的人暗中潜入破坏。”

    岳心禅听得连连点头,黑白神宫与木傀宗素来不对付,两派之间相互安插细作更是常事。

    骆求真的说法极有道理。

    不过他要的可不是大概,直接道:“把人找出来。”

    骆求真道:“已有大致范围。”

    “哦?说说。”

    骆求真道:“此次火烧监察堂,对方的目的应当是为了烧毁卷宗,防止我追查到他。这也意味着目标很有可能就在之前的怀疑对象里。”

    “可现在卷宗已经被烧了。”

    骆求真回答:“卷宗烧了,可是一百二十六名怀疑对象,却还在属下的脑子里,偷不走。”

    “嗯?你全记下来了?”岳心禅微微吃惊。

    就算是修士也很难做到过目不忘,骆求真只不过是查了几天卷宗,竟然把所有的怀疑目标都记了下来。

    骆求真道:“是,弟子全记下来了。”

    岳心禅满意的看看骆求真,再看付东流,脸一沉:“你这个助手不错,而你则太蠢。给你们三天时间,找出真凶!”

    说着已拂袖而去。

    付东流被岳心禅训得颜面大失,不感激骆求真,反倒是看他的眼神中生出一丝歹意。

    见他如此,骆求真心中有数,知道自己已被付东流所嫉恨,面上却不动声色。

    远远望着这一幕,宁夜微微一笑。

    与之前不同,这次他是亲自来看戏的,这个时代没有审案时无关人等退离的条件,所以只要一出事,大家就是一拥而上。由于事涉岳心禅,宁夜也不可能通过昆仑镜去看,只能亲自过来。好在这次付东流没再发疯把所有人都抓去——毕竟大部分人过来是救火来的,尽管他们实际上什么也没做到。

    收获还算不错,没想到骆求真竟然认为是木傀宗干的,这到是件好事。另一个额外收获就是付东流竟然对骆求真起了嫉意,这很好。骆求真心思缜密,不好对付,很有可能成为宁夜未来计划的一块绊脚石,但现在看来,要对付他未必需要自己出手。

    这刻随着众人退散,付东流看看破败的监察堂,道:“西江,找些人来,重建监察堂,给你两天时间。”

    那叫西江的弟子忙答应,付东流离开,西江已大声道:“监察堂重建,有擅土木之法者可来报名,两天内完成,报酬依贡献不等!”

    宁夜已第一时间过去:“弟子愿加入。”

    “你会土木之术?”

    “弟子不会。”

    “那你来凑什么热闹?”

    “可是弟子会符,可以符法使用土木之术。”

    用符法施展土木之术?这是要耗本钱的啊。

    西江惊诧看看宁夜,宁夜道:“弟子是先前中毒之人,身体至今未有痊愈。此番监察堂失火,多半也是那下毒之人所害。弟子痛其为人,只想略尽绵力,弥补不足,已无心计较本钱之事。”

    “原来是这样,那好,算你一个。”西江有些理解宁夜的心思了。

    有时做事,不一定是为了利益,更多是情感驱动。

    因为都是修仙者的缘故,大家的速度很快,只是一夜之间,便将所有废墟清理完毕。有弟子施搬运挪移之术,运来巨木,搭建房屋,有弟子布下阵法,巩固殿堂,防御周边。

    宁夜因为擅长符法的缘故,什么事都能参与。虽以病弱之躯,却竭尽所能,到是引来监察堂弟子上下好感。

    没有人注意到,随着宁夜所到之处,总会有一些蓝色的星星点点之物落入地基,殿柱,房梁,瓦片之间,并迅速消失不见。

    两天之后,监察堂重建完毕。

    ——————————————————

    监察堂。

    付东流坐在上首,面色阴沉:“明天便是第三天了,你们还没有任何收获吗?”

    怀疑目标数以百计,这么多目标,就等于没有。

    尤其是这其中有不少人还是有师承的,一旦弄错没的还得罪一大批人。

    但是岳心禅的任务必须完成!

    一群人噤若寒蝉,无人敢答。

    付东流目光已落在骆求真身上:“求真,你呢?有什么收获了?”

    骆求真神情淡定:“属下已经有了一个怀疑目标。”

    “说。”

    骆求真取出一份他做好的卷宗放到案上:“此人名王森,天洲人士,擅长木系法术,精通岐黄,还学有潜行匿迹之法,现在是藏象中期,基础心法已修至第六层。八十天前他曾去过槐阴山,行踪诡秘,出来后实力骤增一截,有人怀疑他在山中有奇遇。”

    “天洲?”付东流目光微缩:“木傀宗所在?”

    “正是。”

    “为何来我黑白神宫。”

    “按他的说法,木傀宗杀了他的家人,是为报仇。”

    付东流:“但也可能是木傀宗故意做出的假象,派来的细作?”

    “正是。”

    “可有师承?”

    “无,普通外门弟子。”

    “证据有吗?”

    骆求真轻轻摇头。

    看着骆求真的面容,付东流突然明白了什么。

    想了想,他说:“好好查一下,总会找出证据的,对吗?一定要在明天晚间之前,给大殿首一个满意的交代。”

    骆求真低头:“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