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悲喜事 (下)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大明1617抗日之特战兵王汉乡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咳嗽一声,陆宁又坐直,虽然,感觉还挺舒服的……

    “我本以为,尤家只是被张三郎陷害,所以,找些尸体,搞出全家或暴毙或自缢而死的假象不难,县尉是我姻亲,以往也这么做过……”

    陆宁笑笑,这张都头,倒很实诚。

    “但我却不知道,原来尤家六姐,素有美名,那张家早就跟本县田明府打通关节,尤家女眷发为奴后,愿意出钱买为私奴,这也还罢了,偏偏田明府见到尤家六姐,大为心动,要纳为妾侍,所以,这李代桃僵之法,牢狱里的友朋,怎么都不敢做了。”

    “现今,也就老太公年老,可用暴毙之法代之,也不会有人追问,旁人却是不行了。”

    陆宁听了无奈,揉揉鼻子,不亏是五儿的妹妹,也是同样祸国殃民。

    那边厢,尤老太公和尤三郎都渐渐止了哭声,尤老太公讶然道:“儿啊,这是怎么回事?你,你这是救我出生天吗?”

    尤老三也回神,就惊惶起来,忙道:“爹爹,快,快来给主家谢恩!”不由分说,赶紧拉着尤老太公到陆宁身前,跪下磕头,“主君,三郎和老父谢主君恩典!”

    尤老太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来是三郎的主家救了自己,这几年,他富翁气度早就消磨殆尽,更莫说这近月时间,都在牢中受苦,惶惶不可终日了。

    便忙跟在尤老三身旁,也磕头。

    陆宁对尤老三瞪眼道:“快把老太公搀起来,胡闹!”又见老太公好似冻的簌簌发抖,便解开狐裘系带,身后大小蜜桃会意,交给一名刀婢,那刀婢走上两步,将狐裘披在老太公身上,又帮尤老三将尤老太公搀起。

    “啊,这,这怎么行……”尤老太公是见过世面的人,这雪白狐裘上身就知道其是珍稀之物,轻薄得很,但却异常暖和,而这雪白宝物,瞬间就被自己身上脏脏衣衫染上污渍,一时大惊。

    陆宁笑道:“老人家,这东西送你了,你且和三郎坐到一旁歇息,等一家团聚就是。”

    尤老三忙搀着父亲到了一旁,尤老太公听“一家团聚”,立时心乱如麻,颤声问:“三郎啊,你大哥被关在贝州大牢,你母,你二哥,两个家嫂还有懿懿都在东城大牢,我们,我们真的能一家团聚吗?”

    “爹爹,你就放心吧,主君答应的事,就必然错不了!”尤老三听陆宁金口说出了让老父“等一家团聚”,心下早已经大喜,担着的沉甸甸心事不翼而飞,有主君这句话,那真的是等着就行了。

    东城县大牢就不必说了,就说贝州大牢,那又如何难得住主君呢?

    “如此,如此吗?那,那可太好了……”尤老太公颤悠悠伸出枯树皮似的手,爱惜的摸着身上狐裘滑顺皮毛,突然省起,“五儿那丫头,还没死吧?哼,当初就……”本想说当初就知道她是来妨尤家家宅的,看看,都到这地步了,霉运还没完,那丫头肯定没死。

    不过,他话还没出口就被尤老三猛地捂住了嘴,尤老三气得都快要吐血了,主君是什么耳朵谁不知道,这话,被主君听到,老爹爹啊,你是作死么?你以为,主君是看你的面子还是我的面子帮咱家?

    何况,这几年和五娘相依为命,这个小妹,早就是尤老三眼中最亲的亲人,更别说今日荣华富贵,全是小妹所赐了。

    “爹,你以后不可再对五娘如此无礼!”尤老三一边捂着老父亲的嘴,一边极为严肃的低语,“五娘现今是主君之夫人,你便是多恭敬都是应该的!爹,我说的你懂了吗?”

    见尤老太公极为愕然,但终于点点头,尤老三这才放开了捂着他嘴巴的手。

    见尤老太公又想说话,他低声道:“爹爹,这里不方便,不好透露主君身份,一切回去再说。”

    尤老太公,满心混乱,怪不得,那主君会将如此厚重狐裘眼睛眨也不眨的赏给了自己,原来,原来是五娘夫婿,这五娘,竟然嫁给这么一个大人物为正妻,若不然,也不会称为夫人。

    不过,不对啊,就算有救命之恩,哪有泰山大人给女婿行跪拜礼的?

    尤老太公又是一呆,除非,除非……

    尤老太公愕然看向那俊美少年郎,是,是皇族子弟?

    不过,不知道是哪一家皇族的,现今皇族也太多了一些,这周国,就有许多被灭国的皇族在此生活,虽然这些皇族落魄,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些子弟,应该生活还是挺不错的,眼前这少年郎就是如此了吧?

    但,如果动不动就叫下人亲眷的行什么跪拜礼,传出去,可不又是祸事吗?

    这五娘,不会把这看起来高贵无比的皇家少年郎也给妨了吧?

    尤老太公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那一侧,陆宁也没理会尤老太公和尤三郎说什么,琢磨着,对张都头道:“东城县令田钦祚,听闻其父便好色,也因为好色惹祸,是虢州团练使来着吧,和身边伶人妻私通,被伶人引叛军入城杀之,是也不是?”

    张都头微微一呆,点头:“听闻是有此事。”

    陆宁又道:“田钦祚倒是有些才干,就是和同僚关系不好,世宗征淮南,他为前军都监,兵败后被同僚诟病,由此被贬来天雄军,魏王符彦卿倒也算看重他,以武官领东城县县令,毕竟他才二十多岁吧?是也不是?”

    张都头心中大骇,听话音,这少年贵人毫无疑问来自德州,该是齐国贵胄,现今看,齐国的细作好生厉害,边境一个小小县令的底细都能打探的这般清楚。

    陆宁笑了笑,“不想,这位田县令,倒是和其父一个毛病。”

    张都头苦笑,随之,想了想道:“原本,小的是准备和那三郎说,帮其救回了老父,我已经尽力,金锭不能退还,但贵人面前,小的不敢如此,只是金锭未带在身,明日此时,小人送来此处,完璧奉还,未能成事,很是惭愧,所以不敢收贵人赏赐,尤老太公一事,就当小的和贵人结个善缘。”

    那边尤老三听得微微一呆,心下立时惭愧,这就是差距啊,要自己来,这张都头摆明就想赖账,金锭照收,人就一个,你爱要不要。

    见到主公,这张都头就准备全额退款。

    不过,这张都头,还真是个玲珑心,是个明眼人。

    尤老三心中暗暗赞叹。

    打量着张都头,陆宁笑了笑,“酬金倒也不必送还了,你总算辛苦一场,这便回吧,现今尤家人,可都在大牢中?”

    张都头微微颔首,“是。”顿了下,道:“不过小人去提老太公时,听牢头说,今天一早,田县令便着人接了尤家六姐儿,说是替六姐儿洗漱,然后去虎丘亭赏雪,怕是,以后都不会送回女牢了……”

    陆宁微微蹙眉,回头道:“虎丘亭,好像离东城县县城不远?”

    张都头抢着道:“是,虎丘亭在城东几里外的一个土丘上,很多文人雅士,喜欢在那里吟诗作对。”

    陆宁微微颔首,对身后大小蜜桃道:“唤红翎卫来!哦,我还有些口谕你们遣人传出去……”说着话招招手,大小蜜桃便弯腰小耳朵凑到陆宁嘴旁,听陆宁低语。

    张都头隐隐听着,好似有“河北大营”之类言辞,立时吓得毛骨悚然,忙站起身,告个罪,退到了草舍外,那蛮汉店家对他呲牙笑,露出满口黄牙。

    张都头突然省起,怎么感觉,一个月前,店家还不是这夫妻俩?但以前,可没在意过。

    正胡思乱想,突然就见那着胡装悬长剑美貌异常身材惹火而又英姿勃勃的小婢女走出来一位,吹响口中铜笛。

    然后,呼啦一声,两旁沟壑苍茫茫积雪中,突然马声长嘶,无数黑影从积雪中跳出,都是女骑,此时她们和骏马黑甲上积雪簌簌而落,一块块雪白长布抖动,又折叠放于马鞍之下,官道之上,立时无数高高红翎跳动,黑马黑甲的彪悍女骑射们英气四射,汇聚成阵,冷冽之气弥漫。

    张都头目瞪口呆,倒退两步退到了草舍旁,心砰砰乱跳,本能感觉到了危险,这些女射,可不是仪仗,好似各个都经历过生死,那狰狞面甲露出的眼睛就如饿狼,如果招惹到她们,毫无疑问,可能下一刻,自己就会被射穿成刺猬。

    那贵人,到底是什么人?

    张都头,腿肚子微微转筋,只是慢慢向后移动脚步,只想,变成最不起眼的某种存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