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转向人生(24)三合一

作者:林木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绝命毒尸奥特曼战记侯府商女极品小农场我是都市医剑仙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敛财人生之新征程最新章节!

    转向人生(24)

    丫丫起的早, 她在家早读完,等着吃饭的点,准时下楼。

    她是一起来, 就受到好几个同学的消息, 大家都在提醒她,上网看看。

    看什么?

    除了微信提醒,还有关注的微博也有提醒。她点进去一看,主持人和金教授的微博都沦陷了。她花费了她早起所有的早读时间,这才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昨晚辟谣及时, 不等发酵的更大, 好似那点风雨就被吹散了。但也因着这一股子风,把家事闹的人尽皆知了。当然了,像是这种重组家庭,还有很多个点叫人挖的。尤其是前任的孩子现任的孩子, 你的孩子我的孩子以及我们的孩子这种梗,简直太喜闻乐见了。也就是说,他们会成为关注的重点。

    这是一件很烦人的事。

    她扔下手机, 像往常一样出去洗漱, 就见金文华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往常两人都是相□□点头, 然后彼此错开, 但是这一次, 她上了厕所出来洗漱的时候,金文华还在外面靠着,靠着门边似乎是等她。

    丫丫挤了牙膏, 一边接水一边刷牙,然后看向金文华,有事就说话。

    金文华朝里了两步,“你上网看了吗?”她刚到这边,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和朋友,因此上,并没有人给她什么提示。她不过是常年养成的看娱乐八卦的习惯,对于一些娱乐大V关注的多了一些。然后每天第一件事,先是刷一刷圈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事。上辈子这个时候,她和云媚可都还没发迹呢,有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她觉得这辈子不一样了,她不能确定其他事情会不会跟着也变了,因此,她特别关注娱乐圈这点事。早起扫一眼,然后心里就踏实了。只是没想到,今儿一睁眼,看见的是自家的八卦。

    这就不好玩了。

    她找丫丫,是真的有事,“收拾好了,你跟我去一趟车库。”

    丫丫不解,“干嘛?”她这边漱口,“出门?我没驾照。”

    “不是!”金文华说着就往楼下走,“我在楼下等你。”

    丫丫很快,换了衣服就下去了,连书包都一块带下去了。下到车库,这边灯已经被文华全打开了,特别亮。

    “给你车钥匙!”文华从放钥匙的地方取了新车的钥匙,“我给你拍几张照片,你的手机呢?”

    用我的手机给我拍照,干嘛呀?她的手搭在车上随便的站着,看着文华。

    文华一边拍照一边道,“我听班里的几个女生嘀咕,说是文心以前经常带吃的去学校?”

    上厕所的时候听说的,几个人在议论文心。文心那长相那性格,真是不怎么得女人缘。凡是接触过的女生,很少有喜欢她的。在学校也一样,女生们在议论,说这个金文心怎么那么假呢,说她妈妈是主持人,却说林文雅是孤儿,哪有这样的。就又有女生说了,说肯定是家里偏心金文心呗,林文雅跟着妈妈上别人家,就是拖油瓶什么的。

    普遍意识里是这样的。孩子跟着妈妈改嫁,这就是去了别人家,理不直气不壮。有些后妈,对自己的孩子好,对丈夫的孩子不好,这叫恶毒。而有些呢,为了好名声,反而处处对丈夫的孩子好,亏欠着自家的孩子,这种就是所谓的好后妈。可好后妈在舆论上现在也不占上风呀。

    她其实觉得吧,自家这个后妈人家做的也还不错。对人挺好的,因各自的需要给你们不同的东西。说不上是偏心谁,不偏心谁。

    但是有之前金文心那一拨动作,林文雅就显然有点被冷落的感觉了。闹不好这位还不错的后妈就真的被大众讽刺为‘好后妈’了。

    舆论这东西吧,她一辈子都跟这种东西打交道,太知道那些人的尿性了。为了防患于未然,有时候该炫的时候就得炫。

    她催着丫丫换了好几个姿势,甚至还去车里坐在驾驶位上拍了几张,然后她熟练的凑成一九宫格发朋友圈里,并配上一句话:十八岁了!爸爸妈妈送的成人礼。超喜欢,可惜没有驾照(大哭jpg).

    文华发完之后递给丫丫,“如果有人发出不和谐的声音,这东西就是证据。不用你说话,你朋友圈的人就会有人说话。”幸好你比较受欢迎,那么多的微信好友。

    丫丫从来没有发过朋友圈,也很少去关注朋友圈这个东西。结果第一条,就是炫!

    她非常不适应,尤其是看到那么些人大惊小怪的点赞和评论,只能假装看不见,“上去吧,该吃早饭了。”

    林雨桐看着时间,心说这俩怎么还不下来,才说打电话叫两人起呢,结果发现朋友圈的动静,一看这东西,她就明白了。丫丫是没有这个心思的,倒是文华跟那个圈子接触过,她的这个操作,也行吧。

    她问说,“网上的时候你们知道了?以后可能会有那么一段时间,你们会比较受关注……对你们有一些影响……”

    “我无所谓。”丫丫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关注这个。

    文华更不在乎,“我今儿想带点吃的去学校,妈,还有点心吗?”

    之前试着做了藕粉桂花糖糕,“应该还有一盒。”

    吃完饭文华取了四五块装了,这个点还不见文心下来。文华打电话催,她才慢悠悠的下来,手捂着肚子,“爸,林姨,我肚子疼。”

    林雨桐一看那脸就知道,她哪也不疼,就是不想去学校。

    她是看出来的,文华一看这作态就猜出来了。文心肯定知道网上的事了,不过大家也就都知道她不是像她说的那样是后妈生的。谎话被揭穿了,亲爹和后妈都在网上给澄清了,她脸上挂不住,不想去而已。

    四爷皱眉,“肚子疼?要去医院吗?”

    “不用!”文心低着头,“我在家学是一样的。让老师来上课!”

    你当请来的老师人家是家里养的奴才,叫人家来就得马上来?给他们请的,哪个不是外面重金难请到的。但就是花再多的钱,你得提前说呀。人家的时间很满了,尤其是到了高考临近的时候,谁家请了好老师了,能随便就放手的。你这边说叫来,人家就得来,那边且等着你,啥事都不干的对吧?

    四爷把这道理跟她说了,“你要么利索的去学校,要么就在家呆着自学。但每次的模拟考试,你还是得去。看成绩吧!如果下次考试的成绩能进步,那你就一直在家呆着。如果退步,我给你办住校手续。你直接住校吧!”

    金文心吓坏了,“我不要住校。”在班里女生们都不理她,住校不得更不搭理她吗?她才不要。

    “那就立马换衣服,去学校。”四爷难得的冷了脸,金文心利索的上楼抱着书包下来了。

    这边保姆已经给把饭放在饭盒里了,“在车上吃吧。”

    几个包子,一个鸡蛋,一份牛奶,可算是把人打发了。

    大的省心的是真省心,不省心的那个心里是个糊涂的。这种糊涂蛋,看你怎么去想了。她虽然总犯蠢,但能带来的麻烦有限。比那些肚子里藏心眼的,又强了许多。

    再怎么说这大些的几个,很多东西她们都懂。反倒是两个小的,就怕孩子们被议论,心理上接受不了。

    两个小的确实是不知道,高高兴兴的下来吃早饭,然后告诉他们只睡了一觉之后,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父母说的时候,两人只是惊讶,一晚上原来可以发生这么多事。但就这一晚上,能怎么着?对他们来说,这种事完全是陌生的。

    两人还信誓旦旦的,“没事。又不是做了亏心事,有什么大不了的。”也不是说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能有什么呀。

    这种事,别人说是没用的,除非是自己去体会体会。

    文韬是男孩,还罢了。除了玩的好的几个男同学过来拍拍他,搂着他的肩膀问了一声:“真没事吧?”其他人是不会管的。

    不过文竹就觉得很麻烦了,女生的关注点永远跟男生不在一条线上。那边文韬被在课间拉出去玩球或是其他,出一身汗,然后啥事没有了。没人老围着你问东问西。

    可文竹这里,大家倒不是看笑话,而是那种同情和善意的提醒,当然了,还有一些八卦。

    下课了都急过来,这个问,“那上回去你家,那两个姐姐还不是异卵双胞胎,对吧?”

    对!

    “其实我觉得她们还挺好的,不像是那种事事的人。家里多几个姐姐其实也挺好的。”

    还行吧。

    “你也别太傻。有些人看着好,可是特别有心眼。你别傻乎乎的一点防备都没有。”

    这话说出来还有人附和:就是!长点心眼。

    那边还举例呢,“我大姨家就是,我大姨夫的前妻生的一个女儿,人家都说她可好了啥的,每次见客人的时候特别乖巧。可私下里,我听我大姨说,在家里动不动就给爷爷奶奶告状,老人就只说我大姨。然后那边的老人就不喜欢我大姨跟我表妹,一家子都得小心的捧着那早前生的。我大姨还是我表妹的亲妈呢,结果还不是一样的受委屈?我跟你说,遇上这种的你就别怂,就该撕了她的脸。”

    文竹:“……”其实挺简单的生活的。真的!家里没有那么多的鬼事情!那三个现在都忙的要死,一回来就被妈妈发卷子然后晚上不到十二点肯定是不能睡的。这个点,都是他们俩在下面跟爸爸妈妈在一起。早上起来,那三只就已经从家里消失掉了。不到周末有时候都碰不上面的,别看只在一个屋檐下。作息不一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大家都成了好邻居了。

    她就算是有个休闲什么的,也会去负一层,那边比较隔音,弹琴啊,玩耍呀,甚至是看个电影,下面的放映室呆着难道不好吗?这么大的家,各有各的事,连碰面都难,坐下来聊天没那个时间,这么下去……哪里有什么矛盾。

    她想解释吧,但看大家这样,好像解释了也没用。更像是自己在掩饰太平一样。

    这边是关心的,还有那不怎么关心的,会问你说,“你爸的前妻家真那么坏呀?你们家赢了官司,那那边呢?”

    那边就是千不好万不好,也轮不到自己说呀!自己说一分,传出去不得成了两分了。这是最近这半年才学会的道理。第一,学会闭嘴不谈。第二,家事别总对人言。

    还是白露在边上慢悠悠的撵人:“哎呀!都别问了,家里肯定也不是什么事都跟她说的呀。”

    也是!

    但这些人私下里怎么说就不知道了。

    反正就一个字——烦!

    就连老师都把她叫到办公室,温声细语的说了很多关怀的话。拜托,她家里爸妈都挺好的,又不是没人要的小可怜。怎么这会子大家反而同情起她来了。好像妈妈顾着前头的,爸爸也顾着前头生的,没人管她了一样。

    她突然间就想起那个段子:老婆,赶紧回来,你的孩子和我的孩子正在打咱们的孩子。

    我可去他的吧!

    林雨桐那边呢,粉丝量突然大幅度增加。小白一整天就坐在沙发上,没别的事,就是刷微博。今儿中午,她还发了一个动态,将一桌子饭菜拍了上去。

    虽然照片里没有人,但还是能看出来当事人并没有受这次舆论的影响,生活依旧在正轨上。瞧瞧这一桌子饭菜,有食欲吧。

    天慢慢暖和了,今儿叫了编导妹子过来,林雨桐多做了几个菜,还做了一个麻酱拌凉面。这妹子是北方人,一来就赶上饭点,然后毫不客气的大口朵颐,连着添了三次饭,那个小碗吃了四碗面,喝了一碗面汤,吃了N多的菜,打了一个饱嗝之后,才靠在椅背上,“林姐,谁走我都不走。”只凭这隔三差五的改善生活,她是打死都不会走的。

    小白白眼翻着,录了一季节目,这位吃胖了十斤不止。可饶是这样,也没有丝毫要减肥的想法,每天还是一听说哪里的口味好,那是死活也要去尝尝的。别的事,那是相当不走心。

    这就是一吃货而已。

    但又不得不说,这个吃货脑子里是很有创意的。之前没采纳,不是主意不好,而是觉得执行不了。而且,这位对那些背后的暗潮似乎天然缺一种敏感度一样。好几次李导叫这位去吃饭,她就摇头,“去城东的那间煎饼铺吗?评分超高……”

    没人跟她一样,热心于平民饮食。

    当然了,要是把这位往聪明的想一点的话,她确实是那个没有跟人同流合污,而叫两边都没有厌恶和提防她的人。如果这一切都是有心而为的话,那这人就真的挺了不得的。

    大家都叫她沈小胖,沈小胖这会子那表情像一只吃饱喝足的猫,透着一股子慵懒,“林姐,那边都接触的差不多了。您是怎么想的?”

    “除了你,还有没有不想走的?”林雨桐就问说。

    沈小胖想了想,“化妆师不想走,还有摄像助理不想走……”

    林雨桐:“……”这俩是走了就没饭吃的。化妆师本来就是林大丽的化妆师,别人的节目换了主持人,人家主持人有自己的化妆师的,用不上她。而这个摄像助理,是个摄像专业刚毕业的大学生,平时帮着摄像师傅扛机器的。自己愿意养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但换了东家人家未必愿意要他。

    沈小胖就道,“林姐,不想走的就别留。早点处理干净,咱们早做打算。我信姐的手艺,只凭着这手艺,跟着您饿不着的呀。李导呢,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野心大,知道能赚钱,那自然就得赶紧赚呀!您太佛系,他太急,不能说是谁的错。毕竟,不是谁都像您一样,挣钱不挣钱,您都是阔太太对吧!”

    “谁说我对赚钱不着急。”林雨桐被这小胖给逗笑了,“那你瞪大了眼睛看看,看看今年咱们不挪窝,我怎么挣一笔比干一年还要挣的多的钱。”

    沈小胖往上扶了扶眼镜,“您认真的?”

    “认真的!”林雨桐说着,就给李导把电话打过去,“见一面吧,越快越好。”

    那边沉默了一下,叹了一声,“其实,这半年咱们合作挺愉快的。”

    林雨桐懒的废话,“哦!对了,你一个人的话我就不见了,你把李弋洋带上,就说我请他吃饭。地方你们定。”

    李导足足愣了半分钟,“林姐眼明心亮,没什么事能瞒住你的眼睛……”

    不等她说完,林雨桐就把电话挂了。随后李导发了信息,告知了约好的时间和地点。

    时间就在今晚,地点在一家还不错的西餐厅。

    她问小白和小胖,“今晚一起去?”

    小白没意见,小胖算是弃暗投明了,砸吧了嘴知道躲不成了,就点头,“好啊!一起去。”

    西餐厅的包间,环境相当好,林雨桐带着两人来的时候,李导已经在了。他比较尴尬,“那个……李总一会子就到。”

    没错,李弋洋留下的尾巴,他老子出面处理了。但人总得干点啥吧,他就往娱乐圈走了。反正只要有资金,赶上好行情的时候,挣钱不那么难。虽然没有之前挣的多,可好在不违法。而想尽快入行,没有比找一个成熟的品牌做起来更快了。

    李弋洋不算是生人了,在这样的场合见面,对方也不见尴尬,好像是好久不见的朋友似得:“嫂夫人,我其实还是想跟您合作的。资金不是问题。”

    “我这样的态度你应该听说了,你作为投资人,是受不了我的。既然如此,你又实在看上了这档节目,那我只能割爱了。”

    割爱?这叫什么话?

    林雨桐摊手,“人各有志,李导想走,谁也拦不住。但是他是他,节目是节目……他虽然还不错,但不是不可替代的。你们就算重新策划节目,不还是打算走这档栏目的路子吗?再怎么策划,做菜都是灵魂。只要有正品的在,赝品就始终是赝品。那就不妨我把正品卖你。”

    李弋洋被气笑了,“卖给我?嫂夫人在开玩笑?”

    “我不爱开玩笑。”林雨桐就道,“我哪怕不要平台,只在微博上更新,你说,我能不能把你们照猫画虎策划的新节目的台给你拆了?我的投资小,身边有这两人,我就能开工。花不了五十万的成本,就能把耗资千万以上的节目给毁了。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这是两败俱伤的事。正品给你,我不再做那个节目。紧跟着,你可以推出第二季,光是宣传节省下来的,就不是小数目。这笔账,李总不会算?”

    李导沉默了,因为栏目他们都占了股份,若是卖了,他们都会得些分红。这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情。他还劝李总,“这将来,少些舆论上的批评。”跟风可以,但是跟的讨厌了,且档次也不高了,就有点讨人厌了。没有观众缘了,你挣谁的钱去?

    李弋洋眉头没松开,“林姐想卖个什么价钱?”

    林雨桐伸出一只手,就不言语了。

    沈小胖一看这架势,顿时坐直了身子,肚子一吸,小肚子好像都小了。

    李弋洋气笑了,“林姐可是狮子大开口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你可以一直往下拍。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饮食,先拍大菜系,再拍小特色,别说一二三四五六七了,就是到七十,都是有内容可拍的。挣的可都是稳定的钱。不说别的,只要品牌效应打出去了,这赞助商可就不是第一季那样了。第一季赚了多少李导有数,若是当时有别人的赞助,又该赚多少,李导心里更有数。若不是我消极怠工,李导未必舍得这课摇钱树。亏不亏的,你问问李导就清楚了。”

    这价钱按说是不高,第二季拍下来,保守的话也能赚回来。以后再拍,那就是纯利润了。但这个前提是,第二季不能比第一季查,不能把招牌给砸了呀。

    当然了,应该是砸不了的。做国宴的大厨那样的级别,花钱一样请的到的。

    李弋洋沾了红酒,在桌上写了一个‘三’,“最多这么多。”

    林雨桐摇头,“那个数不能少,我可以承诺,三年内我不做类似的节目。”

    李导在桌子下面示意李弋洋,可以了,对方不捣乱,便是最好的结果。

    沈小胖就看见双方各自打电话叫律师,然后现成拟合同,签字,转钱。

    转眼间,五千万到手了。

    是啊!今年什么也不干,也不亏呀。

    沈小胖在回去的车上,一边觉得这钱来的容易,一边又愁了,“林姐,接下来咱们不能真什么也不干吧。”

    “干呀!”林雨桐就道,“这得保密啊!咱们花费的时间,出个不一样的。”

    什么东西?

    第二天,在工作室里,沈小胖看到了策划书——调味人生。

    油、盐、酱油、醋、茶、糖、酱、鸡精、味精、酒,全都是厨房的调味品。这十种调味品家家都要用到,但是怎么做的,你们都会吗?

    油可以分各种的油,盐是怎么熬煮的,怎么提纯的。酱油得分老抽生抽,这个过程都知道吗?醋也分米醋香醋和各种果醋,你们在家都会做吗?茶你们会炒吗?各色茶的制作工业都是什么样儿的。糖更是分白糖、红糖、冰糖各种的糖,你们知道古法怎么制作糖吗?酱还分辣酱面酱豆酱,甜的咸的。鸡精味精你们会在家里做吗?酒会酿造吗?

    这个节目就是叫大家看看,这些的手工做法以及工艺演变,一直到现代的工业技艺。

    只光凭着最后这点工艺技艺的展示,这得多少生产调味品的企业愿意与咱们合作,给咱们赞助。

    另外,还有一个亮点就是不仅会以古代的场景展现,里面出现的匠人,也将是古装的样子示人。

    说它是娱乐已经不准确了,这应该属于带着娱乐性质的纪录片。要让里面的场景逼真,并且演绎的工艺进程不出差错,这就需要找很多位历史学家,好好的去考证。

    她还是在做吃的,不过不是那种性质了。她在以一个严肃甚至是严谨的态度做东西,她做的其实是人类饮食的发展历史。

    里面不仅是吃的,包括灶具的演变,包括烹饪方式等等,都会包含在里面。

    这东西别说耗费一年时间去做,就是耗费三年时间,都是值得的。

    沈小胖只觉得无数的想法,无数的词汇往外蹦跶,数不清的灵感瞬间被激发出来。

    “林姐,牛啊!”沈小胖顿时觉得,只要参与进来,她的履历上就会有金光灿烂的辉煌一笔。

    林雨桐就道,“所以,忙起来吧。需要你做的很多……”

    明白!明白。

    剩下的化妆师和小助理,两人暂时一个当前台,一个打杂,先这么着吧。

    林雨桐现在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团队,来合作完成这个巨大的工程。

    小白搜集了几天,弄了不少个人资料过来叫林雨桐看。文华晚上回来的时候,就见林雨桐在客厅里坐着抱着平板在看什么。

    “妈,您在工作吗?我爸还没回来?”

    林雨桐抬起头来,“今晚有应酬,还没回来。饿了吗?厨房有吃的……”

    文华扫了一眼,‘哦’了一声之后,人都走了,又转身回来,“您要跟这个齐伟导演合作吗?”

    啊?

    林雨桐低头看了一眼,不小心翻到下一页的,正是一个叫齐伟的资料。她就道,“你知道这人?才在寻找,还没定下。”

    文华不免多说了一句,“我以前做群演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人家讲话。这个齐伟人品不太好……”这位现在正是低谷期,后来拍了一部不错的片子,然后被爆出婚外情。好容易起复了,又被爆出吸DU。最后就销声匿迹了。跟这样的人合作太有风险了。

    林雨桐愣了一下,没说别的,只划拉到第一页那个名单上,“我很少关注导演圈子里的事,以前也没想着要如何。现在不过是跟之前的团队分了,也把栏目打包卖了,想做个其他的。大导演人家看不上咱们,小导演吧,知名度不高,就是有事咱确实也不容易知道。还别说,是不太好找。实在不行,就得从老牌的导演里找了……”

    文华却看着名单上最后一个名字愣神,好半天才道:“这个人……听人说脾气不好,老得罪人,都不爱跟他打交道,但是很有才华。”说着,见林雨桐看过来的视线带着打量,她马上就道,“我就是听说的,也不一定做的了准。”这么说着,心里却有些懊丧,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急切了。

    林雨桐笑了一下,把视线落那个叫郑开志的名字上,然后翻出他的资料,“明天我叫小白先联系看看。”

    郑开志是个不到四十岁的男人,看着有些邋遢,毛躁的头发有点长,遮住了眉眼,下半张脸的胡子不知道是没刮呢,还是就那么一个造型,年轻不大,感觉挺苦大仇恨的。

    林雨桐叫小白打听了,这位七八年前拍过几部文艺片,在国外都得奖了。在国内的话,跟其他人合作,把几个大导演都给得罪了。说话心直口快的,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去年因为一部大制作电影副导演潜规则女配的事,把那部片子给人搞臭了。本来心照不宣的事情,人家女配说的委屈,可要是真自己不情愿,再如何副导演也不敢强迫吧。结果他一吵嚷,被对家抓住了把柄,一番宣扬,没杀青呢就脏了名声,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这不,到今年好没上映呢。这位到现在都休息了大半年了,没人找他。

    他见了林雨桐第一句话就是,“电影不是谁想拍就能拍的!你要拍什么?食神?”他嗤了一声,“这题材早烂大街了。”

    “我要拍一部纪录片,但要有大荧幕的质感。”林雨桐粗略的说了一个想法,“你能接嘛?我不管你脾气是不是臭,也不管你说话是不是好听,我要的是能干活的人,能把活给干漂亮的人。”

    郑开志皱眉,“能做到你承诺的那种预想的一半,我就接了。反正我的名声在这里,不能更坏了。我没什么可损失的!但如果真成了,真赚钱了……你能不能投资,我手里有个本子,捂在手里两年了,可惜没有愿意投资的。”

    “我得看了本子再说。”林雨桐没一口答应。

    郑开志也不失望,只谈眼下,“你有现成的团队的话怕是不行,我跟新团队磨合需要时间……”

    “不!用人不疑,你主导,就用你自己用的惯的人。”林雨桐就道,“但有一点,保密。这个保密协议得签。”

    当然!

    这是打算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

    而很快,另一边的网上,第二季的官宣也已经在网上开始了。节目改组,主持人换了,换成了李默。

    小白就道:“李默也有林姐这本事?”

    沈小胖嗤笑一声:“剪辑呀!大厨做,拍的只有手。然后把李默剪辑进去就可以了。”

    小白就道,“美女的手,跟常年做饭的大厨的手那能一样吗?”

    一块菊花糕,花瓣融合在糕点里,一只修长完美的美人手轻轻的捻起来,那个动作,那个姿态,这玩意不是说你学就能学会的。当然了,现在这么批评的确事不厚道,那就等着,等着看你们出什么洋相。

    因为有第一季成功的案例,因此第二季就属于一周出一期的模式。这一周,把周末播的要拍出来。这东西不需要取外景,在摄影棚里就做了,并不复杂。而且,内容也没换,红楼菜色多,有的做呢。

    李默的第一期,拍的是花样小面果子。

    这个东西,全国各地都有不同的做法。甜的咸的各有各的好。但无疑,这是一个非常费工夫的面食。你得把面果子做成很多的形状吧。然后拍出来的手部镜头就很多。做这个师傅应该是个胖胖的师傅,他的手指短粗,但确实很灵巧。可这跟李默压根就不搭配。

    剪辑出来之后,有跟沈小胖关系好的之前的团队里的人跟小胖吐槽呢,“李导的意思是,叫李默做主持解说就行了。不用假装自己很在行的亲自上阵,结果非不听。然后第一次剪辑出来之后,效果叫人一言难尽,咱们自己都看不下去。”

    摆明了糊弄人的嘛!

    这种的其实就可以叫大师傅自己亮相,然后李默做个解说的花瓶都比那样的好看吧。

    小胖嘻嘻哈哈的把那边应付完,回头却跟林雨桐道,“辛苦打造的那个节目,完蛋了。”

    只能是死路一条,混着剪吧,糟点太多。分开吧,大师傅是大师傅,主持人是主持人,可大师傅一亮相,那自来就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厨子多了去了,光是同行就能挤兑的你怀疑人生信不信?

    她叹气,“之前能成功,那是同时占了两点,第一,美女主持人。第二,大师傅。当两个身份重叠,才有了看点。要不然瓜PP的谁去看那个去!”

    多少厨师争霸类的节目都做死了,你们这不是走老路吗?

    林雨桐却觉得这个小胖做个编导,真屈才了。她看她,“以后工作室这边,你负总责,工资待遇咱们另谈,干不干?”

    妹子眼睛一亮,“要是能每周让我在你家蹭一顿饭,我就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