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

作者:宅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圣墟龙王传说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修罗天帝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临渊行最新章节!

    “所谓的云渡神君,只是性灵。性灵就算如何强大,也没有肉身,何德何能以神君自居?”

    天锡山,赢安城外,玉道原看着迎面走来的柴克己、柴复礼,微微一怔,随即大笑。

    众所周知,没有肉身,实力折损何止大半?能剩下两三成都算不错了。

    就算炼成金身,实力也大不如生前。

    这走来的柴克己柴复礼两人,尽管强大,但是失去了他们所依仗的仙体,玉道原根本不在乎他们生前有多强,也不在乎他们是不是神君!

    笑声中,玉道原脑后光晕一动,原道剑场便轰然铺开,将方圆数百丈空间笼罩!

    一路上,他降服了无数兽背上的国度,让他们信仰自己,膜拜自己,法力简直是直线提升!

    原本他的道场只有百丈方圆,而现在直接扩张到三四百丈!

    柴克己、柴复礼又惊又怒,纷纷爆喝,两人的道场铺开。

    他们身后,柴家四老率领一众柴家高手也纷纷大喝,眨眼间便有四五十座道场铺将开来,抵抗神帝玉道原的原道剑场!

    神帝玉道原惊讶,失笑道:“小小赢安城,便有这么多修成道场的高手!着实令人钦佩。你们本事不凡,若是肯臣服我,我可以封你们为神,好处享用不尽!”

    柴克己勃然大怒,喝道:“哪里来的贱民,胆敢对圣地无礼,对仙人后裔大不敬?”

    “贱民?”

    神帝玉道原哈哈大笑,突然气势陡然提升,同时向所有人碾压而下,冷笑道:“天外的土鳖,仗着自己有几分血统,便敢自称高贵?让我降服你们,让你们知道何谓不是猛龙不过江!”

    他竟然要凭着一己之力,镇压柴克己、柴复礼等所有柴家高手!

    柴克己柴复礼等人立刻感到这个狂人的原道剑场威力越来越强,心中不禁骇然。

    短短时间,玉道原的剑场威力,便径自提升到足以引来天劫的程度,但玉道原竟像是没有任何不适之处,依旧在疯狂提升力量!

    而天劫竟然也像是没有感应到玉道原的力量一般,并未出现!

    像他们这等强者,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便需要藏匿力量来避劫,只有奉天承运得到仙人的指派委任的神魔,才可以肆无忌惮的展现力量。

    玉道原的实力,显然也突破了某种极限,但他却尽情施展自己的实力,不担心被仙剑抓住他的气息。

    显然他有一种可以躲避仙剑的法门!

    他们却不知道,玉道原所用的法门其实是将自己的力量分散到天庭诸神的体内,玉道原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分散开来,作为单独个体实力却未曾达到仙剑警戒线。

    此刻,看似玉道原肆无忌惮的施展力量镇压他们所有人,实则是玉道原的天庭诸神共同施展法力来镇压他们。

    柴克己柴复礼与四老身后,不少修为弱一些的柴家高手已经承受不住来自原道剑场的可怕压力,被压得跪伏在地,屈辱无比。

    柴克己咬牙,厉声道:“我忍不住了,要解开修为封印!”

    柴复礼急忙抓住他的手腕,低声道:“当心引来仙剑!那时必死无疑!”

    柴克己屈辱万分,喉咙中发出一声屈辱的嘶吼。

    神帝玉道原看着他们屈辱的神态,不禁哈哈大笑,意气风发。

    他自认为自己的命运多舛多磨难,先是少年时期探索古代遗迹,却被人魔余烬诱惑以盘羊,道心沦丧,帮助余烬掀起盘羊之乱。

    后来他逃出余烬掌控,在盘羊之乱中顺风顺水,组建天庭,吸收信仰。

    就在他要一飞冲天,成为天下主宰时,却发现余烬已经借盘羊之乱成为西土的圣皇。

    他打算掌握通天阁时,却有一个远跨大洋留学西土的元朔少年成为通天阁主,展露出无以伦比的资质和才情,手腕通天,一举整合即将分裂的通天阁。

    此人便是楼班。

    楼班掌握通天阁,大权在握,深得七元老的支持,玉道原无力与他抗争。

    楼班死后,玉道原又动了心思,入侵元朔,杀了楼班选定的下任继承者,让通天阁没有阁主,他则趁机在西土选拔才俊,准备接管通天阁。

    此时恰逢圣皇罗余烬退位,小圣皇罗绾衣继位,玉道原也趁机选定通天阁主为罗绾衣,试图掌握通天阁和整个西土。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罗绾衣不愿受他掌控,更万万没想到,又有一个少年远渡重洋,来到西土。

    罗绾衣以为自己是黄雀,玉道原也以为自己是黄雀,罗余烬也以为自己是黄雀,直到他们泪流满面,被苏云按得跪在地上。

    尤其是玉道原,被苏云不止一次按在地上,天外天船一战,天市垣驿站,黑铁城对峙,差点被苏云一招仙印打得以血涂黑墙。

    然而这一切都过去了,他终于时来运转,苦尽甘来。

    海面上,他展现神迹,得到无数兽背上国度的信仰,余烬给他留下的伤势痊愈,非但痊愈,他的修为实力更上一层楼!

    亿万人的膜拜祭祀,相当于天地元气源源不断涌来,让他如同真神,时时刻刻处在巅峰状态!

    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强大!

    玩弄他的余烬算什么?欺压他的苏云算什么?

    统统都是土鸡瓦狗!

    他即将成为这个帝座洞天的主宰,得到这里的一切财富,以此为根基,渡劫飞升,成为仙人!

    柴复礼与柴克己犹自在奋力的抵抗他,对抗来自原道剑场的压力。他们身后,柴家高手中承受不住玉道原压力的人也越来越多!

    更多的人跪伏在地,无力起身,但若起身,便有万剑加身,让他们浑身是血!

    “所谓仙体,所谓云渡神君,不过如此!”玉道原哈哈大笑。

    就在此时,天空中元磁神光浩浩荡荡,如同瀑布般从天而降,一发涌来,只听轰隆一声,元磁神光坠入玉道原的原道剑场!

    玉道原闷哼一声,顿时感觉到无边无际的压力向自己的剑场压下!

    那股压力之强,甚至超越了人魔余烬带给他的心灵和身体上压力!

    玉道原起身,爆喝,调动一切法力,催动剑场,迎天击去!

    原道剑场化作一个巨大的圆环,圆环中央,一道剑气破长空,迎着瀑布般的元磁神光,势如破竹!

    他的法力提升,实力更是暴涨!

    而天空中,坠落的元磁神光中,神君柴云渡面色阴沉,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直接迎着这道无双剑气一指点来!

    玉道原这无双一剑对上这一指,威力爆发,天空中突然黑暗下来,接着神光大放,光明无比,一尊伟岸的神君变得光彩熠熠,一根指头如明玉一般碾碎玉道原的剑气,从天而降!

    这根指头穿过玉道原的剑场形成的圆环,直指玉道原!

    玉道原脸色大变,以手为剑,迎上这一击,随即臂膀处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骨头险些破碎!

    他连连后退,终于将这一击的威力卸去。

    “哈哈哈哈!莫非阁下才是柴云渡柴神君?”

    玉道原手臂颤抖不已,放声大笑,朗声道:“我说神君柴云渡莫非是个浪得虚名之辈,没想到是我误会了。这些金身神灵哪里能够与柴神君媲美?当今世上,能够与我神帝拼个不相上下的,除了柴神君,找不到第二个人!”

    唰唰唰!

    天空中元磁神光呼啸落下,化作一口口刀枪剑戟,横七竖八的插在玉道原前方,这些兵器极为巨大,光芒耀眼!

    玉道原眼角抖了抖,只见神君柴云渡降临,这尊伟岸性灵身后光芒摇曳,道场形成各色散发着神光的飘带,飘逸异常!

    “糟了,好像踢到了硬石头……”

    玉道原一念及此,哈哈大笑道:“西土天庭神帝玉道原,见过柴神君。”

    柴云渡面色阴沉,冷冷道:“所以,我去你们家试探你们的实力,你们便跑到我家里来谋害我?”

    玉道原怔了怔,不明白他的意思。

    神君柴云渡抬头向天空中瞥了一眼,发现仙云不知所踪,不由更怒。

    待他看到天锡山赢安城也是一片狼藉,心中怒火更是无法忍耐,冷冷道:“帝廷果然不凡啊,竟能料我先机,抄我后路。我棋差一招,输了一子,但你们也不该贪得无厌,居然连我仙家宝物也偷了去。”

    玉道原愕然,连忙道:“柴神君怕是有什么误会吧?我初来乍到,就算不知礼数,有所冒犯,也不至于偷你家东西。”

    神君柴云渡不闻不问,抬起手来,径自道:“……只有用你们的血,才能洗刷柴家的屈辱。”

    数以百计仙道符文在他手中飞舞,飞上天空,烙印在空间之中!

    玉道原见状,顿知不妙。

    在仙箓山之战爆发之前,作为通天阁主,苏云命令通天阁放下所有手头上的活儿,全力研究仙箓上的仙道符文。

    那些蝌蚪文,便是仙道符文!

    苏云尝试解开仙道符文的奥秘,将道法神通推到新的高度,造福东西方。然而仙箓山之战过后,玉道原与罗绾衣联手,趁着白泽等七元老虚弱,肢解通天阁,将仙道符文的研究毁于一旦!

    到后来,更是爆发了通天阁内战,玉道原将不愿意臣服的海外通天阁高手杀的杀镇压的镇压,对于仙道符文的研究成果都毁在内战之中。

    到现在,玉道原看到神君柴云渡手中飞出的仙道符文,才有些后悔。

    “若是依旧让那小子做阁主,以他的能力和人脉,差不多能将仙箓上的符文解出大半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随即心底又刚硬起来:“那小子若是得到仙道符文,肯定会灭掉我,吞并我西方!所以毁了他又有何妨?”

    那数百仙道符文印在天空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神君柴云渡冷冷道:“克己,复礼,现在你们可以放心解开你们的修为封印了!”

    柴克己、柴复礼大喜,两尊金身古神躬身称是。

    待到他们直起腰身,性灵金身的表面浮现出各种华丽无比的封印符文,这些符文像是锁扣,将他们的修为锁住。

    而在此时,所有封印都在自我解开,这两位金身古神的气息越来越强,恐怖无比,让天空随之动摇,地面随之颤抖!

    玉道原脸色大变,暗暗叫苦,别说神君柴云渡,就算是这两个完全解封的金身古神,他也未必是对手!

    “柴神君,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声音也有些颤抖。

    “住口!”

    一声正气凛然的大喝传来,众人急忙循声看去,只见苏云面色铁青,正气凛然的走来,呵斥道:“玉道原,此乃两界之争端,敌我之大防,生死之大关,你却说什么误会,竟有与敌人化干戈为玉帛之意!你太让我失望了,太让天市垣大帝失望了!”

    玉道原勃然大怒,喝道:“姓苏的,你……”

    “玉道原,你给老子闭嘴!”

    苏云身后,楼班走出,喝道:“还认得你家楼阁主吗?”

    玉道原的修为实力早就超过楼班不知凡几,此时见到他,心中有愧,竟然气势被他压住。

    他的身后,那些通天阁的老人更是羞愧异常,纷纷叩拜,哽咽道:“我等对不住楼阁主!”

    苏云走到众人面前,转过身来,仰头看着伟岸无比的神君柴云渡的性灵,朗声道:“我等奉天市垣大帝之命,前来拜访此间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