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动不动就哭

作者:卷帘西风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绝命毒尸奥特曼战记侯府商女极品小农场我是都市医剑仙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商海风云最新章节!

    谢天宇愣了下,眼珠子转了几圈,也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接着编,我看这回还能说出啥门道儿。”陈曦笑着道。

    谢天宇沉吟半晌,最后叹了口气道:“我确实是一时糊涂......”

    “你从来就没糊涂过,粘上毛就是猴儿。”陈曦冷笑着说了句:“行了,你就别掖着藏着的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追究你什么,只想听句真话,记住,是真话,要是还跟我东拉西扯的忽悠,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谢天宇吭哧了半天,这才支支吾吾的说道:“卢宁这小子牛逼得很,一点面子也不给,最可恨的是收了钱还不办事,所以,我就动了点歪心思,正好以前他的一个同事是我拳馆里的学员,对他很了解,一聊才知道,这小子之前也挣过几笔黑钱的,帮着咱们安川的一家民营建筑公司在工程决算上做手脚,黑了市建委100多万,具体是咋回事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得到了这个信息后,我就安排人,把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板给弄回来了,坐下来一谈,那老板便将卢宁和他干得那些勾当如实说了。”

    陈曦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以卢宁的能力和才干,说是钻合同的空子,甚至抓住甲方的一些漏洞,最后帮着施工单位在工程决算中捞点实惠,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所谓有漏洞要钻,没有漏洞,创造个漏洞也要钻。

    在实际工作中,类似的情况几乎在每个工程上都有发生,原则上说,这种事可大可小,如果深究,当然属于经济犯罪行为,但民不告、官不究。民若告,官可能也没法子究,所以,绝大多数都是不了了之。

    可是,如果掌握了确凿的证据,那就不好说了。

    谢天宇说得轻描淡写,但以这家伙的手段,肯定是把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板给收拾够呛,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才只好如实招了,而这对卢宁来说,确实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后来,马化龙来找我,我......我一想,这件事他肯定感兴趣,于是......”谢天宇支支吾吾的道。

    “于是你就告诉他了,对吧?搞了多少钱啊?”他冷笑着问。

    谢天宇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一分钱也没要,我当时也是一时冲动,事后都后悔了。”

    看着那张油腻的大脸,陈曦真想一拳打过去,勉强抑制住内心的冲动,最后恨恨的道:“你就别他娘的在我面前装傻充愣了,你心里打得什么鬼主意,我清楚得很,三大爷啊,你在安川也算是有一号的人物,咋专门干这种掏地沟的事儿呢?什么收拾卢宁,无非是想借着北方集团的势力,狠狠的整我呗!”

    “借我个胆子,我也不能想着跟干爹作对儿,我当时就是针对卢宁的,真的。我错了,求您高抬贵手,权当我是个屁,放了就算了?”谢天宇哭咧咧的道。

    他懒得再跟这个粗鄙猥琐的家伙废话,只是挥了挥手。

    “还是那句话,一天之内,把现场给我清理干净了,否则,你就等着进监狱吧!”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滚!”

    谢天宇倒是非常听话,答应了一声,立刻开门下车,一溜小跑的就滚了。

    他叹了口气,将老高喊过来,让他带着人员和车辆返回驻地,老高还有点意犹未尽,笑着问:“陈总,这就完事了呀?”

    “咋的,你还想干嘛啊?”他问。

    老高则一个劲挠头:“这也不过瘾啊,还是去年夏天搞方老板那次爽!”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白了老高一眼,把侯勇和司机喊了过来,随即便驾车离开了。

    一路上,侯勇和司机都很兴奋,对刚刚发生的事好一通议论,各种钦佩和赞叹,他倒是显得很平静,只是随口应付了几句,车子到了分公司,他直接让侯勇和司机上楼休息,自己则驾车重新驶出,直奔卢宁家的方向而去。

    此刻已是午夜时分,路上的车辆稀少,没用半个小时,他便开到了卢宁家楼下。停好了车,本想给卢宁打个电话,问问住在几楼,可抬头一瞧,除了四楼的一个房间还亮着灯外,整个居民楼一片漆黑,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后半夜快一点了,这个时间段,还没休息的,估计也只能是卢宁了。

    这样想着,于是便进了单元门,上到四楼,伸手轻轻敲了几下房门。

    片刻之后,房间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听卢宁战战兢兢的问了声谁?他则轻声说道:“开门,我是陈曦。”

    房门立刻被打开了,卢宁瞪着两个大眼珠子,怔怔的站在门前,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似的,一动不动。

    “干嘛?大半夜的,不打算让我进屋坐啊?”他笑着问了句。

    卢宁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侧身往屋里让,他张罗着换拖鞋,卢宁却死活不肯,直接将他推进了房间。

    这是一个老式的两室一厅,卢宁的房间很小,也就没到十平房米的样子,一张单人床,外加一个书桌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甚至都没有放把椅子的地方。

    卢宁苦笑着道:“不好意思,陈哥,家里地方小,你就坐床上吧?”

    他笑了笑,一屁股坐下,很随意的倚在床头,上下打量了卢宁几眼。

    脸上的伤早就好了,几乎看不出什么痕迹,只是脸色有些暗淡,整个人的状态有些低迷。

    “最近忙什么呢?”他若无其事的问了句。

    卢宁咧嘴苦笑了下:“没忙什么,帮朋友干点活儿,挣点生活费呗。”

    他没再说什么,而是直直的盯着卢宁的眼睛,半晌,冷不丁的问了句:“为什么不来找我?”

    卢宁愣了下,感觉眼圈似乎有些红了,但马上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找你干嘛?”卢宁低着头喃喃的道。

    “你是我的兄弟,不找我,还能去找谁?”他缓缓的说道。

    卢宁的眼中划过一丝惊讶,抬起头,支吾着道:“陈哥,你还认.......我这个兄弟吗?”

    他淡淡一笑,直截了当的说道:“明天回来上班吧,”

    一句话,卢宁的眼泪顿时奔涌而出,他则赶紧说道:“停!你别跟个老娘们似的,动不动就哭,我可真服你了!就这么定了,明天回来上班,一切职务和待遇照旧。”

    不料卢宁却擦了把眼泪,哽咽着说道:“陈哥,我谢谢您了,但我不能回去上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