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绝望的真相

作者:会摔跤的熊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圣墟龙王传说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修罗天帝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剑骨最新章节!

    太清阁的密宗案卷,都被封锁在此地后院书楼里,与莲花阁书楼不同,这里的秩序更加森严,看守更加严密。

    五年前的一场大火,曾经席卷了这里,烧死了情报司的两位官员。

    一位是平平无奇的情报司持令使者,名叫徐瑾,并没有多少人记得他,以他的官阶,品级,影响力,这般死了,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澜。

    而另外一人则不一样。

    沈灵是天都情报司仅存的九位少司首之一。

    不仅如此,他还是当年云洵的得力干将,情报司在当年正是巅峰之时,与执法司在天都分庭抗礼,势均力敌,因为这场大火,云洵曾经入宫面圣,去莲花阁找老师讨要说法……而摆出一副强硬姿态的大司首如此干预。

    最终这桩案件却是不了了之。

    沈灵和徐瑾所负责的案卷,乃是一级机密,当初执法司和情报司争着要抢一宗案卷……两方都投入了极大的心血,人力,而这个项目却被忽然叫停。

    执法司收手了,情报司也发出了扼令。

    但有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决定一意孤行,违背命令继续调查,于是在呈交卷宗的前一夜,遭遇了这场大火。

    其实是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还有一个顾谦。

    他是一个幸运儿,在决定忤逆命令之前,被沈灵销毁档案,秘密地塞入执法司当一枚种子,等待生根发芽的那一日……于是那枚种子逃过了一劫,而且顺利的生根发芽。

    当初躲在暗处的顾谦,曾经寄希望于天都的一众大人物,能有哪位好心人,为情报司兜底,为自己的两位弟兄报仇,但后面他慢慢失望了。

    这桩案件就此沉了下去。

    而且再无“昭雪”的机会。

    在经历两届天都大变后。

    顾谦终于站在了高处。

    他终于有机会,亲手揭开那一日太清阁大火的秘密。

    “顾左使。”

    “顾大人。”

    马车停下。

    太清阁如今的驻守者已经换了一拨人,当年的太清阁,乃是道宗的麻袍道者负责驻守,随着陈懿失势,李长寿执掌内阁,此地的驻守者便被小阁老策令更换,变成了宫内的御前侍卫,原本纯粹的道宗圣地,有了皇权渗透之后,变了些许意味。

    门口的驻守者,只认殿下的谕令。

    披着黑色斗篷的顾谦一路前行,路上所见之人尽是低眉行礼,神情恭敬,参拜这位左使大人。

    今非昔比。

    他一一点头,算是见过,只不过眉头拧着,明显在思考其他的琐事。

    昔日太子挪出了一大批文卷,无处安放,分为三拨,分别放在三个地方。

    东厢。昆海楼。太清阁。

    而顾谦要求的大火案案卷,就锁在太清阁书楼内。

    他快步踏入后院书楼,深深吸了一口气,逼迫自己打起精神。

    关于密宗案卷的调查推进,工作量实在太大……原因有三,第一点,是当年的那场大火,毁坏了很多资源,很多情报都已经丢失。

    第二,自己要调查的旧案,时隔太久。

    第三点,便是此事,实在不方便动用昆海楼人力,毕竟顾谦自己的情报司档案已被销毁,如今身

    为昆海楼左使,一举一动皆被放大无数倍的看在眼里,遣人调查太清阁火灾,行事动机很难解释。

    所以顾谦只能一个人在书楼里翻阅,进行这场秘密调查。

    外界并不知道他到底在查什么。

    如果有人知道了,可能也会觉得左使大人太执拗,五年前的两个火灾死者,案卷有什么好查的?

    顾谦知道自己在查什么。

    他也知道,沈灵和徐瑾的死。

    不可能是巧合,更不可能是意外。

    ……

    ……

    “青山府邸疑案。三司决定细查应天府书院墓陵失窃案,新任剑行侯宁奕嫌疑重大,特敕情报司少司首沈灵,执法司少司首……”

    顾谦翻开一份在角落里落灰的案卷。

    这份案卷,详细记载了沈灵之前所参与的调查任务。

    原来在青山府邸之后,西境的三皇子便开始彻查潜入书院的疑凶,事实上这位“疑凶”的身份似乎已经确定了,就是宁奕,但由于陛下的态度很是微妙,于是三司行事也十分谨慎。

    顾谦的手指悬停在卷宗文字上。

    他陷入了思考……

    顾谦清楚的记得,那时候的宁奕,是星辰榜第一,也是天都最受圣宠的修行者,与书院一战后,非但没有遭受怪罪,反而被敕封了“剑行侯”,封官加爵,前途大好,在那个时候,若非背后有三皇子授意,情报司和执法司绝不会冒着风险去调查宁奕。

    那么,沈灵也是这个时候,被卷入这场风波的。

    继续看下去,顾谦的心忽然咯噔一下。

    “三月十九,执法司大司首墨守,勒令执法司全面停止探查。”

    针对宁奕的调查令,在这里被强力中止——

    这是什么原因?

    案卷上没有找到记载。

    于是顾谦翻阅其他古卷。

    “红山高原之后,宋净莲入天都,与宁奕走得极近,在后续的南疆执法司叛乱中,宋净莲和李白桃动用了极其神妙的‘传送阵纹’……疑似宁奕所赠。”

    顾谦恍然大悟,喃喃道:“红山妖潮,回归天都,宋净莲应该是和宁奕达成了交易。宁奕将‘传送阵纹’交给他,他以宫内权势,替宁奕撤销调查令。”

    站在五年后。

    顾谦明白宁奕当初为何忌惮三司的调查……他的确就是一个西岭孤儿,翻来覆去查也查不出什么门道,只不过陪着他的裴灵素,则是将军府的叛逃余孽,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托宋净莲的福,宫里的大人物下达了一定的意志,中断了案卷的调查。”

    他喃喃道:“也正是这时,沈灵和徐瑾决定继续深入,让真相水落石出……他们刚刚查到了一些苗头,就遇上了太清阁的火灾。”

    当年他怀疑纵火的元凶乃是宁奕。

    但后来他慢慢从逻辑上明白了这一整场事件……太清阁纵火者,的确不太可能是宁奕和裴灵素。

    在宋净莲的影响力下,三司的确撤销了调查,宁奕从来就不认识沈灵和徐瑾,更没有烧毁整座太清阁,让事件升级的动机。

    到了这里,又有一个不合理的地方出现了……

    情报司和执法司对此只是沉默,默认了这是一场正常的火

    灾。

    沈灵和徐瑾的死,就这么被压下来了。

    这背后一定有足够强大的势力支持……能够压制住三司的,在这天都城内,只有皇权。

    倏忽之间。

    顾谦捕捉到了一丝灵感,他快速的在书楼书架前翻动起来,关于那一年的案卷大量的被他翻出,顾左使翻书速度极快,一目十行,却没有落下丝毫的细节。

    “太清阁大火……”

    “宫内动作……”

    “若此事有皇权涉入,会是谁,太子,二皇子,三皇子?”

    桌案上堆满了古卷。

    顾谦披头散发,不着边幅,他快步走着,顺应着自己脑海中的那缕灵感,不断搜刮着有可能触碰真相的“案卷”——

    终于他停住了。

    顾谦在巨大书架的最底层,找到了一本关于情报司那段时间的监察记录……他蹲在地上,翻开书页的第一页,手指便开始颤抖起来。

    这份监察日志,乃是一位情报司的死士所写,他成功潜入了西境阵营,乃是李白麟那段时间的御用马夫。

    “三殿下与蜀山宁奕关系极差。青山府邸事变之后,书院切断与西境的联络,三殿下连夜与执法司大司首会面。”

    “三月二十。幕僚府内开始制定调查宁奕的计划。执法司的几位少司首似乎开始了调查。”

    “三月二十五,宫内有大人物下令,中断了调查令。三殿下极为愤怒,但与徐清客会面后,诡异地变了一个人,开始大力支持撤销‘调查令’的动作。”

    “三月二十六,执法司竟然真的撤销了调查……三殿下,不,徐清客到底在想什么?三殿下得知情报司仍有人在秘密调查宁奕,遣人给予警告。”

    “三月二十九,月末太清阁案卷上报之日,三殿下面见了一个古怪之人,此人面目狰狞,满脸疤痕,宛若恶鬼。吾于府外等候,无意间听得几语。三殿下似对情报司不满,那恶鬼之人请策而出,今夜夜烧太清阁。”

    那份监察日志,后面便是断断续续的一些琐事,与此事无关。

    顾谦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三月二十九的文案记录……

    “那恶鬼之人,请策而出,今夜夜烧太清阁。”

    “那恶鬼之人……请策而出……今夜夜烧太清阁……”

    恶鬼之人,还会是谁,还能有谁?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在他脑海里被打通了。

    三皇子与宁奕结下深仇,一番调查,知晓惊动宫内,便打定主意埋下长线,蛰浅不出……所有拦路的蝼蚁都要遭受清扫,而徐瑾和沈灵,就是那两只拦路的可笑蝼蚁。

    一切都是为了配合徐清客“烈潮”政变的伏笔。

    连自己……也不例外。

    怪不得自己会被吸纳进入执法司,如此顺利地拜入公孙越的门下。

    怪不得烈潮之后,公孙越接手大隋最大的情报机构……却始终不让自己触碰一丝一毫的核心机密。

    他深深埋在心底的秘密。

    在公孙越的心中,根本就不是秘密。

    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啊……

    他恨入骨髓的杀人凶手。

    正是他在天都这么多年来……唯一的朋友。

    (祝大家八月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