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处罚

作者:十年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绝命毒尸奥特曼战记侯府商女极品小农场我是都市医剑仙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

    璇香师太和禅乐叙旧后,就回来了。可没想到竟然才几天就闹事了。

    不知是谁看到了璇香师太那天的作为,整得整个丽山派弟子全部都知道了璇香师太私自放林之贤离开。

    现在丽山派形成了两股势力,一边是支持璇香师太的做法,一边则是嚷嚷着要把林之贤狠狠处罚。

    反对方的代表肖茵听说了璇香师太放林之贤离开了,心里很是不快,只想着要对林之贤如何处置。

    被杀死的那个弟子和肖茵的关系还算不错,因为璇香师太动了恻隐之心就偷偷放走林之贤,叫人怎么接受?况且还是人人爱戴的师兄?

    难道被林之贤杀死的人就不冤枉了?怎么说也得向璇香师太讨个说法,肖茵王大虎想王大虎想不明白。

    于是肖茵带着丽山派部分弟子四处闹事,周边人实在是受不了了,才无奈向璇香师太汇报消息,璇香师太一听不得了了。

    “怎么,我不在的短短几天内,肖茵一行人就想着造反了?”

    璇香师太坐在宫中,肖茵等人就盼着璇香师太回来,老早就把宫中堵得水泄不通。

    “我们只是为他的死感到可惜罢了。”肖茵淡然地说道。

    “这事情我已经做好决定了,你们再怎么说我也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璇香师太坚定地说。

    肖茵握紧了双拳:“对外门弟子如此袒护,我们丽山派弟子的地位远远不如这林之贤,作为掌门的你看起来高兴得不得了。”

    “我从来没有袒护外门弟子,林之贤是有苦说不出,你们又懂得些什么?”

    边上的人都来劝说璇香师太,毕竟也是自己门下的弟子,因为林之贤遭人陷害就这样放任不管,这怎么说得过去,好歹林之贤也有责任。

    林之贤被璇香师太偷偷放走后,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怕璇香师太遭到丽山派弟子质疑,从而感到难堪,于是暗下决定藏在丽山派练武的地方。

    果不其然,他在暗道听到了宫中传出来一阵吵闹声,这时候出去估计又会再给璇香师太添麻烦,他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

    “璇香师太就是太仁慈了。”

    “仁慈又怎样,这正是祖上为人处世之道。”

    “璇香师太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么?连外人都如此放纵。”

    “璇香师太说了,林之贤也是遭人冤枉的,好像是千佛宫的段灵泉一伙人冤枉他的。”

    “怎么尽说是被冤枉的?之前那王大虎也说是被人冤枉的,这是怎么个说法?”

    左右两边争辩不休,惹恼了坐在正位的璇香师太,搞得她正烦心着。

    肖茵注意到璇香师太被争论声给洗脑了,咳了两咳,争论声才渐渐变小了,众人都望向璇香师太,看她如何决议。

    “在座的各位,原谅我不能下定主意,我......”

    “报――”

    原来是林之贤不小心弄出了点动静,引起了守在门口的侍卫,被侍卫逮个正着。

    “我们在练武的地方抓到一个刺客,此人图谋不轨,还请璇香师太做决议。”众人一看,正是林之贤没错了。

    璇香师太诧异地看着林之贤:“林之贤?你怎么在我丽山派?”

    璇香师太走的那段时间没人监督弟子练武,于是就请来了一些掌门来训练弟子们练武,没想到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与这些造反的弟子达成了共识。

    “璇香师太,你何必作出这副模样?我们这些掌门虽然不知道林之贤是如何将你那弟子置于死地,但你放任林之贤躲在丽山派,这也就不足以稀奇了吧?”

    璇香师太王大虎说王大虎糊,知道自己辨不清了,懒得跟这些掌门再嚷嚷。

    林之贤被人押着跪到了地板上,低着头没敢吭声。

    “林之贤,我师兄与你无缘无故的,你杀害我师兄是几个意思?”肖茵突然质问林之贤。

    璇香师太望着林之贤,叹了口气:“你倒是说啊,你又不是罪人,你怕什么?”

    林之贤终于才开了口,说出来的话却不如璇香师太的意了,但林之贤恐说错一句话,使得璇香师太的位置不保。

    “在你们师兄遇害的那天,我在请教璇香师太,后来我就听见一声惨叫,我急着赶过去,却不料半路上遇到了一群黑衣人,还有一个人神似段灵泉,然后我才赶到你们师兄被害的地方。”

    有些弟子不忍心听林之贤再述师兄遇刺的的回忆,低着头捏着拳头,眼泪时不时地快要落了下来。

    “分明就是你能力太弱,竟然还得到了禅乐大师的推荐,厚脸皮地得到我们璇香师太的指教。如果你早些赶到,说不准我们师兄就,就......”

    说道,那个弟子竟忍不住哭出声来。

    等到林之贤把后续说完,那些反对的弟子王大虎来王大虎怨恨林之贤,有些立场在璇香师太那边的也忍不住开始动摇,都为师兄的死而感到不值。

    “林之贤啊林之贤,你好的不做尽做这些。”

    说这话的竟然是曾经教过林之贤武功的一个掌门,林之贤没说什么了,只有肖茵在边上笑了笑。

    因为她就是恨啊,就是恨林之贤啊,不仅是他容易惹人眼红,而且一意孤行,才让她师兄没能喘完这口气,再安详地走去。

    “林之贤,你还是少说点, 怎么说你也脱不了干系了。”肖茵对着林之贤喊了句。

    “我愿意接受璇香师太的惩罚,至于是什么惩罚我都愿意!”林之贤朝坐在正位的璇香师太磕了个头,头还抵在地板上迟迟不抬起来。

    璇香师太怒了:“你们这些人只会指指点点!别人的好处你们瞧不见,一说到别人的短处你们还停不下来了?反正我心意已决,你们不要擅作主张了!”

    周边人听了,都不舒服,凭什么他们不能做主了?就凭她是丽山派的掌门,他们就没有话语权了?

    “璇香,你这样做对得起他吗?换作是林之贤更过意不去。”

    璇香师太的师父从后屏走了出来,他年龄大了,走个路慢悠悠的,也需要人搀扶才可以走。

    璇香师太看见师父出来了,自己也赶过去扶着他。

    璇香师太凝视着地板,过了一会儿才吭声。

    “师父,我......我实在不忍心惩罚林之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