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一十九章 反攻

随散飘风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踏星最新章节!

    “别说这些废话,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些事的?又知道多少关于永恒族平行空间战场的事?”,雾祖暴躁。

    王凡道,“我们只是知道,却不可能干涉,因为我们也没有往返平行空间的本事,昔微,你身为九山八海,自己做不到应该清楚其难度,这与战力无关,就算天上宗时代那些三界六道同样做不到,或许始祖可以”。

    夏神机道,“我们这片空间,从古至今,知道这件事的没几个,而真正有能力与永恒族一样穿梭平行空间的,或许唯有始祖,我们影响不了其他平行空间的战事,对你说这些毫无意义”。

    陆隐道,“怎么会没有意义,虽然我们不清楚其他平行空间的战争情况,但不妨碍通过永恒族的反应推测,比如现在,七神天因为救一个不死神来了四个,那其他平行空间战场,他们的力量就没了,耽误这么长时间,他们急着离开也是为了应对其他战场,这种情况跟我打开坠星海入口分担树之星空战场压力有什么区别?”。

    “你们太胆小,我说了,打上新大陆,他们应对其他平行空间战场根本无暇分身,这是我们唯一有可能将这片空间的永恒族彻底赶走的机会,等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就难了,你们谁敢保证以后还会有七神天落单被困?”。

    夏神机厉喝,“陆小玄,你能承担后果吗?如果这是永恒族的计,将我们引出去,没了无限动力,我们死一两个都会对这片空间防御造成威胁”。

    “所以你们就想永远当缩头乌龟?守住这一亩三分地?”,陆隐反问。

    白望远叹息,“树之星空,亿万万生灵,谁来为他们承担?”。

    “早有这份觉悟也不至于对付陆家”,木邪插嘴。

    此话一出,白望远几人无言,人的自私就是这样,他们成功了,却也失败了。

    陆家消失,他们顶上的天没了,却从未想过,失去了天,谁来为他们遮蔽星空,星空,是很黑暗的。

    陆隐抬头看向主宰界,“看来你们是不可能杀向新大陆了,既然如此”,他控制狱蛟朝着背面战场而去,“我就带着第四阵基,杀出去”。

    这种事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如果白望远他们跟陆隐一样确定这片星空,永恒族只留下一个异人,他们必然敢杀出去,应该说会迫不及待杀出去,达到超越陆家的成就,但他们无法确定,更不可能相信陆隐,因为在他们心底深处,陆隐与永恒族都是敌人。

    不确定永恒族动态,采取保守的策略很正常,而陆隐是因为确定永恒族动态才敢杀出去,否则凭他一人冲入新大陆,无异于找死。

    “看来陆小玄真要杀向新大陆”,王凡道,“他就那么确定永恒族顾不到这边?”。

    “他去就让他去,他是想通过打上新大陆证明陆家的威风,不会打太远”,龙祖道。

    夏神机眼睛眯起,“我倒是希望他深入新大陆”。

    几人沉默,在他们认知中,永恒族的力量深不可测

    ,陆隐深入新大陆必然会碰到强者,比如祖境尸王,比如七神天,如果陆隐死在新大陆,对他们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他们不可能阻止陆隐杀向新大陆。

    在陆隐到达背面战场第四阵基的一刻,木邪声音传来,“不管你杀向新大陆结果如何,如果第五大陆守不住第四阵基,曾经的协议作废,而且是你单方面撕毁协议,四方天平不会因为任何理由迁就你,你可想清楚了?”。

    陆隐脸色肃穆,“我知道,师兄,陆疯子那边我请雾祖盯着,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否则未必能对新大陆怎么样,如果真遭遇强敌,还要麻烦师兄接应我”。

    “你没有把握?”,木邪反问。

    陆隐昂首,“这是战争”。

    尽管七神天离开这片星空,但不代表他们不能回来,只是时间问题。

    正如陆隐对白望远他们说的,七神天那么急着离开,那他们在平行空间的战局应该不利,想要挽回,耗时不会太短,所以推测他们即便要来,也最起码一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然而有些事不能绝对。

    杀向新大陆,是冒险,一个在九成推测下不会冒险的冒险,但这就是战争,没有绝对的安全。

    四方天平放逐陆家,在树之星空已经根深蒂固,想要撬动,有些险必须冒,有些事,也必须做。

    五大阵基刚刚经历过与永恒族的死战,陆隐骑乘狱蛟降临,身后,点将台已经被他找到,缓缓漂浮,庞大的威势震撼背面战场。

    五大阵基,所有人都看向狱蛟,他们看不到陆隐,却能看到狱蛟那庞大的身躯。

    陆隐目光扫过整个第四阵基,“守,因为敌强我弱,攻,才是我陆隐最擅长的,刚刚经历过与永恒族的战争,我问你们,怕吗?”。

    第四阵基,陆玄军,天罪军,巨兽军一众修炼者,星空巨兽望着头顶。

    “不怕”,有人喊道。

    “不怕”。

    “不怕”,越来越多的人大喊,越来越多的星空巨兽嘶吼,他们畏惧狱蛟,但如今,狱蛟是自己这边的,它张牙舞爪,它强横无比,那又如何,不会对它们出手。

    陆隐目光冰冷,“你们都是从血与火中走出来的,不管曾经我们是敌是友,如今有着共同的敌人,就是那些怪物,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不属于我们这片星空,他们是外来者,他们想灭绝我们,奴役我们,一直以来我们都弱于下风,但这一刻,他们败了,他们被我们打退了,如果让你们陪我打出阵基,杀向新大陆,你们,怕吗?”。

    “不怕”,众多修炼者毫不犹豫大喊。

    陆隐站在狱蛟头顶,指着其它四个阵基,“他们不敢,我们敢,他们说我们是废弃之地,那就让我们废弃之地替他们开路,让他们知道,何为废弃之地,我们,是祖地”。

    “杀”。

    “杀”。

    “杀”。

    …

    其余

    四个阵基,无数修炼者听到陆隐的话脸都绿了,狂晏怒吼,夏炎握紧双拳,白迟目光阴沉,王寻踏前一步,忍不住想骂两句,他们镇守背面战场多年,什么时候怕过?需要别人替他们开路?他们做梦都想杀入新大陆。

    禅老苦笑,陆隐这些话说的太得罪人了,但他也无所谓。

    陆隐针对的不是那四个阵基上与永恒族死战过的人,而是四方天平,他在嘲讽四方天平,这个险,他要冒,那收获就不能少,不管能不能解决永恒族,至少在树之星空,在第五大陆,他陆隐的名字要超越所有人,成为人类未来的灯塔,成为那一道可以反攻永恒族的光芒。

    “第五大陆,杀”,陆隐大吼一声,狱蛟张牙舞爪嘶吼,冲出第四阵基,杀向新大陆。

    禅老,痕心,九耀,妖帝齐齐冲出,身后是陆玄军,天罪军与巨兽军,一众修炼者齐齐冲出第四阵基,在半祖内世界托载下走向新大陆,走向人类已经数十年不曾踏足过的土地,吹响了反攻永恒族的号角。

    这一幕让其余四个阵基的人看的热血沸腾,他们做梦都想踏上那片土地,曾经陆家还在时可以做到,随着陆家消失,他们以为永远也做不到了,没想到陆小玄的出现再次点燃了这条路,他们渴望冲下去,渴望在新大陆拼杀,收复人类的土地。

    夏炎当即向夏神机请求,王寻,白迟,狂晏,一个个都在向老祖请求,冲出阵基。

    白望远几人面色低沉的望着这一幕,他们低估了走向新大陆的意义,这是一个新的篇章,代表人类有可能反攻,无论陆小玄最终是成功还是失败,他都赢了,在历史上,他的名字将璀璨。

    不仅背面战场,陆隐带领第四阵基杀向新大陆的一幕也传到了树之星空顶上界,中平界与下凡界,这是魁罗的功劳,陆隐要的就是扬名,要的,就是让陆这个姓氏再次成为一种信仰。

    短期来看或许没什么用,即便扬名也不可能让他灭了四方天平,但却可以为将来做铺垫,就像第五塔在第五大陆的功效。

    陆隐可以成为道子,第五塔功不可没,这就是名望。

    新大陆,有城市,也有人,不过跟永恒国度一样都在被改造。

    狱蛟庞大身体降落新大陆,陆隐第一个看到的不是那无边无际的尸王,而是贪噬。

    他皱眉,看着阵基下方一截截庞大的金属扭曲吞噬尸王血肉,让狱蛟抓起来。

    贪噬没有智慧,只有本能,即便碰到狱蛟也不怕,想要吞噬狱蛟血肉,但被狱蛟爪子轻易撕碎。

    “小心点,别乱来”,陆隐呵斥。

    狱蛟轰的一声砸在距离阵基最近的城市内,将城市内不少尸王踩死,地底被掀开,足有数万人在被改造,有的人貌似刚运来,有的人已经几乎被改造成功。

    一个尸王撕裂虚空偷袭陆隐,陆隐看都没看,他就被狱蛟一尾巴抽碎。

    尸王有个好处,不怎么怕狱蛟气息,换做巨兽早就匍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