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戎黎引诱,杳杳沉沦(一更

顾南西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他从地狱里来最新章节!

    戎黎的别墅依山而建,山叫西半山,是座荒山。把徐放和徐赢赢送到酒店之后,戎黎栽徐檀兮回了西半山。大门是人脸识别,车直接开去了车库。

    车库里有好几辆车,都是清一色的黑色,应该很久没开过,都落了灰。

    戎黎把车停下。

    徐檀兮解开安全带:“池漾是不是以前就认识赢赢了?”

    “嗯。”

    她没急着下车,问戎黎:“那他心仪她吗?”

    “应该是。”戎黎不是很清楚,知道一点点,“他是因为你堂妹才去当了电竞选手。”

    徐赢赢进主播圈进得早,两年前直播的时候,粉丝问她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她说喜欢会打游戏的。

    池漾就拿了个世界冠军回来。

    “下车吧。”戎黎说。

    “等一下。”

    徐檀兮坐在车里,环顾这个车库,戎黎住的这个房子很奇怪,她之前说不上来,刚刚发现了。

    “为什么没有大门?”

    只能从车库的入口进,上楼的楼梯在车库里面,隐蔽性很强,但因为门窗都不通,十分压抑。

    “我知道很多人的秘密。”戎黎语气像在讨论今天要吃什么,“他们当中不少人想要我的命。”

    他的车、他的房子,他去过的地方、用过的东西,都要留个心眼。他在南城的身份,还有徐檀兮的身份,也需要打点,路华浓人还在牢里,官鹤山那里好办。

    所以一开始他不愿意领养戎关关,因为跟着他,就注定了以后不会风平浪静。

    徐檀兮双手放于膝盖,压着裙摆,目光安静地望着戎黎,眼睛里映出的轮廓像一纸精致漂亮的剪影。

    “如果不遇到我,你是不是会一直待在祥云镇,一直隐姓埋名?”

    戎黎说:“应该会去流浪。”

    去世界的各个角落,做一缕风,到处飘,是徐檀兮让他停了下来。

    她扇子一样的眼睫毛垂下去:“这么说,是我连累先生了。”

    “说反了。”戎黎纠正,“是我把你拉了进来。”

    她没说话,拉了拉他的手,他顺着力道靠近,让她刚刚好能亲到。她没有闭眼睛,亲得很耐心,一下一下的,很轻很轻。

    戎黎吃糖了,她伸出舌头去舔甜甜的草莓味。

    她这两天很主动,主动得不太寻常。

    “杳杳,”戎黎退开一些,“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

    戎黎细细地看她:“不可以撒谎。”

    她扬起头,吻他的眼睛。

    美人计吗?戎黎最怕这个了。

    他直接把人抱起来,让她双腿分开坐到他身上,比起浅尝辄止的吻,他还是更喜欢暴烈一点的。

    为什么今天要穿裙子?裙子跟车很配。

    她手攥着裙摆,戎黎握住后,带着放到了自己腹上。

    她眼里雾气蒙蒙,像含了一朵淋了水的桃花,满园的春色也不及她眼角的一点点红。

    “先生。”

    她气息微微带喘,挣脱着要把手拿开:“回屋里。”

    戎黎按着她的手:“在这。”

    裙摆原本到脚踝那么长,因为坐在他身上,裙子乱了,露出纤细白皙的小腿,她用腿轻轻踢他。

    “不好。”

    她是个保守的小古董。

    戎黎瘾上来了,想作恶:“我想在这。”他把声音压得低低的,刻意引诱,“好不好?”

    他是妖精。

    她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小姐,妖精诱她去见了红尘,带她去尝了情欲。

    她忘记矜持,丢掉了厚厚一本清规。

    她答应了:“好。”

    帝都的三月还有点冷,车厢里温度很高,车库里没有窗,四面八方的灯把玻璃上缠绕的影子弄碎。

    她叫了声先生。

    戎黎停下来:“磕到你了?”

    她轻轻嗯了声。

    戎黎手伸到后面,摸了摸她后背被方向盘磕到的那处:“疼吗?”

    她摇了摇头。

    他把她抱起来,往上面放了一点:“不要往后躲,抱紧我。”

    车窗凝了一层水雾,迷糊了窗上的影子。

    他们下午没出门,晚饭在家里吃的。

    晚上,徐檀兮又做噩梦了,枕头湿了,不知道是汗还是泪,

    “杳杳。”

    她从梦里醒过来,睫毛上还覆着一层没有干的水雾。

    床头灯开着,她双眼泛红。

    “怎么哭了?”戎黎拍了拍她后背,用指尖拂过她的眼睛,“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她摇头,攥着他的衣服,很用力:“做了噩梦,梦见你被人抓走了。”

    梦里,他被一只手拖走了,她想要去救他,可她两条腿动不了,她回头,看见了抱着她双腿的姑姑和祖母。

    夜里很安静,耳边只有戎黎的声音。

    “梦都是假的。”

    梦是大脑给的信号。

    “先生。”

    “嗯。”

    她安静了,不说话。

    第二天没能回南城,因为棠光出来了,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她这次出来得毫无预兆,不是在徐檀兮入睡的时候,也没有遇到危险。

    徐檀兮只是晃了个神,意识就沉下去了。

    ------题外话------

    ****

    快看!天上有火车在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