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节 迷雾

墨武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极限警戒最新章节!

    全息投影中的坂田横夫极为气愤的样子。

    沈约居然还很平静。

    看着愤怒的坂田横夫,沈约居然笑了笑,“坂田先生,你知道吗?很多人为了掩藏真正的目的,就会用一些谎言来遮掩的。”

    坂田横夫瞳孔微缩。

    墨镜也是叹服,他实在有点不明白沈约如何在这时候还能保持如此冷静。

    出轨男都变得这么理直气壮了?

    沈约好像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目光盯着坂田横夫,沈约悠然道:“坂田先生或许长期处于权利在手的状态,已经不太擅长对自己进行伪装了。”

    坂田横夫这时候居然冷静了下来。

    “在正常的情况下,未婚妻和别的男人有染,男人的愤怒和受挫是全身心的。”

    沈约慢悠悠的说道:“可你在叙说藤原纪香和我有染的时候,并不是真正的愤怒,因为你的愤怒是松散的。”

    墨镜哑口无言。

    坂田横夫的神色愈发的冷漠。

    “这种表现,只能说明坂田先生是在拖延。用一个虚假、却看似真实的事情,试图将我带入其中进行辩解。”

    沈约语气带着嘲讽道:“这里的东西看起来对你很重要,而你不惜以绿帽男的屈辱形象出现,就是想要我分心辩驳,用以达到你拖延时间的目的?”

    墨镜实在无话可说。

    他面对的简直是两个神人。

    坂田横夫神在可以用女友的清白说事。

    而沈约神在——这种时候,他居然还能如此的清醒判断!

    半晌,坂田横夫终于点头,冷哼了一声道:“沈先生,你可以说是我近年来碰到的最聪明的对手。”

    沈约浮出几丝开心的笑容,他知道坂田横夫仍在拖延时间。

    但他也在拖延!

    因为在坂田横夫出现的那一刻,暖玉的影像已经出现在他的脑海。

    暖玉清晰的对他说——请尽量拖延时间,如同当初在暹罗实验室,将注意力放在我的影像上,我会试图进入试验舱中那人的脑海。谢谢。

    暖玉蓦地出现。

    那她就在附近不远。

    暖玉也对试验舱的那人很有兴趣?

    这个房间有三个试验舱,只有一个人睁眼,另外两人似乎在沉睡。

    暖玉要入侵哪个人的思想?

    沈约想到这里,在和坂田横夫交谈时,尽量保持平静。他进行的操作可说是极为高难度的。

    对常人来说,分心几用不成问题。

    但一边保持修行的稳定态,一边还能逻辑清晰的应答坂田横夫,对修行者来说就是很艰难的事情了。

    ——物来则应、物去不留!

    沈约脑海中的这八字在他意念中始终在运行。

    应答坂田横夫言语的时候,终于清楚的观想到暖玉的影像。

    而一切如暹罗般。

    暖玉脑海中有暗波出现,刺入试验舱中睁开眼睛的那人的脑海。

    前方一片白茫茫的景色!

    那人的脑海中,竟然全是迷雾?

    沈约心中诧异,居然还能维持着脸上的笑容。

    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两个——一个在和坂田横夫应答,一个跟随暖玉,在迷雾中不停探索。

    坂田横夫见到沈约露出微笑,并不知道沈约正在做着某项极为危险的操作!

    如果知道沈约在做什么的话,他一定会派人不惜任何代价的杀死沈约!

    可见到沈约对夸奖一副受用的样子? 坂田横夫立即改变了策略。

    “我为自己方才的试探感觉到羞愧。”

    坂田横夫尽量表现的很愧疚的样子,“事实上,我也是情非得已? 因为纪香自从回到东瀛? 对我就一直有些冷淡。”

    长叹一口气? 坂田横夫道:“沈先生应该才到东瀛?”

    沈约“嗯”了声,脸上露出近乎蒙娜丽莎的微笑。

    神秘。

    且如蒙娜丽莎般,没人知道他是微笑还是冷笑。

    墨镜这会儿都看出坂田横夫在拖延时间了? 低声道:“沈先生? 我们必须尽快离去!”

    沈约又“嗯”了声,迷雾渐淡,前方似有层薄薄的凝冰。

    暖玉带领他的意识到了凝冰前就止步不前? 似乎无能再进一步。

    这个试验舱的男人脑海? 似乎也被封锁住了?

    那男人如谈沙般? 半浸泡在实验室的液体中? 沈约只感觉那男人的容貌平淡无奇? 那男人最独特的地方就是他的眼睛。

    那男人睁眼的那一刻? 眼中神光凌厉的让沈约也是不由惴惴。

    有那种目光的人,本来会有极为强健的内在魂魄。

    可那男人泡在液体中,看起来却是极为糜糜不振。

    暖玉为何会对这个男人有兴趣?

    沈约转念间,听得出墨镜的焦急,而且已知道坂田横夫在调兵? 但他无法离去。

    真相看起来只差一丝。

    在坂田横夫眼中? 沈约就像个傻子般在笑? 他亦微笑道:“墨镜? 沈先生是有极高的道德情操的,他和你不同。你可以走,但他还是想救朋友的朋友——姜智联。”

    沈约又如同梦游般“嗯”了一声。

    坂田横夫不知道沈约真在梦游? 继续道:“我看得出来,沈先生和纪香真的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我又不知道纪香为何会变得这样。沈先生介意帮我个小忙吗?”

    “嗯?”沈约一个字代表万千含义。

    坂田横夫虽感觉有些蹊跷,但他真的无法理解沈约的这种境界,也不知道沈约在准备引爆一颗“核弹”!

    “只要沈先生帮我劝劝纪香,我就放了姜智联,不知道……沈先生意下如何?”坂田横夫言语诱惑道。

    他耳中带着接收器,里面传来的声音,“已经就位。坂田先生,我们会全力除去沈约!”

    嘴角带着微笑,坂田横夫轻轻吁了口气。

    沈约突然回过神的样子,“坂田先生为什么突然放松起来了?”

    坂田横夫目光中精光闪动,“或许我觉得我太多疑了。这不是很好的习惯,我会尽量改正这个习惯。”

    沈约看起来已经和达芬奇一样的清醒了。

    “或许坂田先生的放松,是因为支援已经到位了?”

    坂田横夫怔了下。

    墨镜霍然向身后看去,就见到不知何时,后面出现了三个人。

    那三个人身上亦是类似防化服的装束,唯一的区别是——防化服并没有带什么供氧设备。

    沈约却没有后望,只是道:“坂田先生,你很让我失望。在我的印象中,东瀛男人还是有骨气的。这里的男人向往着菊花得清幽,却还习惯用刀来亲自解决问题。菊与刀来形容你们,本来是很好的比拟。”

    轻轻的摇了摇头,沈约嘲弄道:“我一直真诚的等你来用菊花的风雅或者武士刀的凌厉和我解决问题,可惜的是……你不敢出面,你不应该叫坂田横夫,你叫坂田乌龟不是更好一些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