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你明天就从府里搬出去

帘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天天开心小站 www.qb5.tw,最快更新嫡女贵嫁最新章节!

    曲志震来的还算快,听说太夫人出了事之后,急匆匆的进了内院,往太夫人的院子过来。

    一进门,就焦急的问:“母亲如何了?”

    “父亲!”曲莫影站起身来见礼,她不放心,一直守在太夫人这里没离开。

    “方才用过大夫开的药,稍好了一些,但必竟没有之前的药丸管用,之前很是不舒服了一会,闹腾到现在才睡下。”吾嬷嬷急忙禀报道。

    “为什么不服用药丸,之前才拿来的,已经用完了?”曲志震不悦的道,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

    说着急匆匆进到里屋去。

    里面,太夫人才睡下,但看着神色就不好,脸色一片刷白,既便是睡着了,眉头还是紧紧的锁着,睡的并不安稳,床前一个小丫环站着在那里侍候,生怕她睡着的时候,有什么不妥当。

    曲志震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待到了门外,才重新问吾嬷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进门,他就觉得不对,既便现在还不明白事情,也已经察觉到这里面不对劲。

    吾嬷嬷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从洛氏一进门就想法让曲莫影送补身体的药给曲雪芯说起,到现在的太夫人差一点出事,还是因为宫里太医做的药丸。

    曲志震一听,脸色就大变,目光抬起,落在曲莫影的身上,带着几分审视。

    曲莫影坦然的站在一边,抬着头看向曲志震,眼眸下的目光不闪不避,没有半点心虚。

    屋子里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而后曲志震点了点头:“把这些药丸连着药瓶一起给我,我带回去再让人查一下!”

    吾嬷嬷应声,把药丸装到药瓶里,小心的递给了曲志震。

    曲志震接过,转身欲走,忽然又停下脚步看向曲莫影:“你先在这里侍候着,如果你祖母有什么不好,立时来通知为父。”

    “是!”曲莫影侧身一礼,她这会也不放心祖母,自然不会离开。

    曲志震离开之后去了书房,而后又从书房的抽屉里取出了另外的几瓶药,一起带着往宫外的一位太医的住处而去。

    这是他请这位太医帮着制做的。

    既然开了口,这药当然不只是一瓶,每一次做的数量,都是他准备的药多少来定的,但这种药也不能放置的时间太长,太夫人也不是时时需要服用的,每每太夫人旧病复发的时候,用这药丸是最佳的,平日里只需要普通的药调剂着就行。

    这几味药药性过大,并不利用平日的调剂,只是能强压压身体的老毛病,使得太夫人犯病的时候,没那么痛苦,也算是治标不治本的,但强压时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曲志震往日的时候,一般都会请太医帮着做五、六瓶,怕太夫人那边年纪大了,服用药没个数,每次只送一瓶过去,太医也说了一般情况发一次病,一瓶差不多了,其他的拿普通的药调养就行。

    也因此每次从太医处取回来之后,曲志震都把其他的药瓶放置在自己的书房里,太夫人处用完了,他才会再送过去一瓶,只说求的不太容易,避免太夫人过度用药。

    那位太医正巧不轮值,在府里,听

    闻曲侍郎求见,立时把他请了进去。

    仔细的查看过这些药之后,太医把有问题的那一瓶递到曲志震的面前,一脸正色的道:“曲侍郎,这一瓶药的确也是我做的,但这上面被涂了不利于贵府太夫人身体的药液,多服用几丸就可能出事,现在贵府的太夫人用过几丸了?”

    “用了一丸!”曲志震脸色很难看,他的书房之地,药丸是昨天拿到太夫人处的,昨天就取用了,今天就出事,怎么看都不象是太夫人处出的问题,更象是他放置在书房里的事情。

    他的书房里居然有问题,怎么不令他震怒。

    “幸好只是一丸,其他的都没事,侍郎大人把没事的再给太夫人服下,然后以一般的药剂调理一下,会象旁日一样没事的。”太医松了一口气,他也怕出事,到时候自己也有些解说不清楚了。

    “就这一瓶是有问题的,其他的都没问题。”他方才一瓶瓶的都打开,一颗颗药都看过,之后又重新装了回去。

    “多谢太医!”曲志震站起来深深一礼。

    “曲侍郎客气了!”太医也站了起来还礼,之后又不放心的叮嘱道,“曲侍郎更需小心一些,这是有人想对太夫人下手,或者说是要谋害太夫人。”

    “我知道,必然回去查问清楚。”曲志震阴沉着脸点头,又谢过太医之后,这才转身回了府。

    回到府里之后,也没有立既去看太夫人,只吩咐小厮把没事的药丸拿了一瓶给太夫人送过去,自己坐在书房里阴沉着脸。

    好半响才沉声道:“去请二公子!”

    “是!”小厮应命退下,往东府过去,二公子一般都在东府,很少在西府的。

    “父亲!”曲明诚进门的时候,向着曲志震深深一礼,恭敬之极。

    曲志震没说话,抬起眼睛阴阴的看向儿子,审视着他。

    “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曲明诚抬眼,脸色有些慌乱。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曲志震冷笑着问道。

    “父亲,我……一心在读书,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曲明诚硬着头皮道,往日慈和的父亲,今天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让他心头有些慌。

    但随既告诉自己,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跟自己无关,这事不管怎么查也查不到自己的头上,无须慌乱。

    为了怕事情最后惹到他自己身上,今天他一直在闭门读书,也没让小厮去打听什么,因此到现在也不知道事情已经出现了纰漏。

    “你不知道?”曲志震冷笑,伸手拿起手边的一本书卷,狠狠的往下砸去。

    曲明诚没提防被砸了个正着,伸手一捂额头,慌乱的叫了一声“父亲”

    “说,你母亲都干了什么?”曲志震再一次冷笑道。

    “父亲……我……我不知道您说什么?”曲明诚慌了,眼神闪烁的不敢对上曲志震的眼睛。

    “你不知道?要不要我跟你说一说。”曲志震厉声喝道,“你大伯母是怎么回事,你祖母的药又是怎么回事?”

    书房里的药丸的事情,曲志震唯有跟于氏说起来,这也是为了防止他不在府里的时候,太夫人发病,手边又没有药的

    情况。

    于氏在的时候,这些药其实基本上算是掌在于氏的手中,不需要他费心,太夫人那边用完了,于氏就会派人过来取过去,送到太夫人的手中。

    现在于氏不在,他这里反应也慢了一些,吾嬷嬷之前就说起太夫人身边的药丸没了,曲志震这阵子忙,一直没有想起,还是昨天吾嬷嬷又派了人过来,曲志震才想起这件事情,特意的让人把药丸拿了一瓶过去。

    没想到这一瓶就出了事。

    如果说这府里还有谁可能在这药丸里动了手脚,那必然是于氏,可现在于氏不在,再加上曲明诚又搅和在洛氏的这件事情里,曲志震眼下最怀疑的当然就是曲明诚了。

    “父亲……父亲,我今天一心在读书,连屋门都没出,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父亲为什么这般如此置问我,莫不是府里发生了什么?”曲明诚强压下心头的慌乱,疾声问道,脸色苍白中透着几分慌乱。

    但这份慌乱也可以解释成不知所措,因为曲志震的指责不知所措。

    “为什么帮着你大伯母找青云观的人?”曲志震审视着他,脸色阴沉沉的。

    “是大伯母的意思,大伯母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说青云观的道姑比较通灵,可以压人厄运,占卜吉凶,让我去找找,但我找不到,没奈何的时候遇到了徐志安,是他提议去找另一位女道姑,之后的事情都是大伯母跟女道姑自己联系的,跟我再没有关系。”

    曲明诚早有准备,急忙道。

    听他把徐志安的名字也坦然的说了出来,曲志震的脸色稍稍好看了几分,“你不是说一心读书吗?怎么这事你大哥没搅和在里面,你倒搅和在里面了?”

    相比起曲明诚,曲明辉才是洛氏的亲儿子。

    “父亲,大伯母对我一直很好,我这么多年一直跟着大伯父读书,对大伯母和大伯父一直尊重,现如今大伯母有事,我自然不能袖手,能帮助的自然是帮助一下,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曲明诚急道,抬眸看向曲志震,满面惊慌,“莫不是大伯母出了事情?”

    他的慌乱和之前的慌乱混和在一处,还真的让人看不清楚是因为什么事情慌乱。

    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他早就算计在哪,还真不怕父亲查问,之前稍稍露了踪迹,也是往日父亲的威势太重,以致于他有一刻的慌乱,这会其实已经慢慢的镇定了下来。

    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哪怕祖母这会死了,也是曲莫影那个贱丫头的原因,跟自己绝没有半点关系!

    哪怕是查到那个净安真人又如何,唯一露出形迹的香炉早已经不在了,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当时那个香炉里面的香灰是混了毒的。

    至于祖母的事情,跟自己更没有关系,母亲只是对自己说了一个秘密,自己让人传了一个消息,尽此而已!

    这么一想,心头的慌乱稍退,虽然脸色看起来还带着惊慌,其实心里已经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但是下一刻,他听到曲志震阴沉的声音:“你明天就从府里搬出去!”

    头蓦的抬起,惊骇的看着坐在上面的曲志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