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长歌行

第二百零三章 我我不两立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苏公子南伽 本章:第二百零三章 我我不两立

无心一扭头,心中暗骂一声,知道绝不能跟这小姑娘硬来,赶紧便想闪身急退,可小姑娘好不容易才靠近了他,又如何肯轻易将他放走,脚下一蹬,踏碎一地坚冰,便朝着无心直直撞去。

身化闪电,刺破长空,速度快得已教周围人根本看不清。

前方拦路的道道寒冰屏障,就如一块块嫩豆腐似的,一触即碎,冰晶飞溅,寒气四散,却根本无法阻拦小姑娘前进的步伐分毫。

这就是她得天独厚的天赐武命,没有什么特别花哨的能耐,不像禄存御沙,攻守自如,也不像赵瑾御火,展翅飞天,她所拥有的,仅仅只是一对可碎天下万物的拳头罢了。

就算是清冷如天上月的无心见了,也忍不住开口咒骂了一声。

“这他妈是什么怪物!”

无奈一叹,他正要施展霜月真经之中,他已掌握的,算是最厉害的逃生手段直接遁走,虽然明知会大伤元气,却也是没办法的事,盖因这小姑娘太过可怕,一旦被她给近身,恐怕就连三品武夫都只能闭目等死,不过就在这时,一旁匆匆赶来的沈剑心却是焦急地高喝道。

“拳下留人!”

眼看着小姑娘一拳就打碎了十余道由寒气凝结,更比百炼精铁都要坚硬的寒冰屏障,那副淡然自若的模样,显然这远不是她的极限,沈剑心此刻就算是再傻,也知道她不是一般人了。

是了,都这种时候了,还敢留在这里不跟着其他人一起逃的,不是傻子,那必然就是高手了,在场的傻子也就他沈剑心一人,那其他人自然是高手。

心中焦急,担心无心被那小姑娘所伤,他赶紧一抖手中长剑,右臂挺直,向前递出一剑,剑光圆润,如一条宽阔大江,拦在路中央,没有丝毫杀气,只为阻止小姑娘继续前进而已。

小姑娘看也不看,还是一拳砸去,似乎根本就不在意上面附着的剑气之凌厉,剑身之锋芒,反正在她看来,无论是什么品秩的兵刃,还是剑气也好,寒冰也罢,打一拳下去,自然就会碎成粉末。

她要想杀人,谁拦也没用。

少女那看似轻飘飘的小粉拳与表面还有大块黑色锈迹的剑身相撞,长剑微微一弯,然后陡然间向外一弹,在恢复笔直的同时,竟自行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剑鸣声,好似神剑有灵,发怒了一般。

剑身上那些斑驳的黑色锈迹一下掉落了不少,露出了下方那神光内敛的剑身来,下一瞬,从里面突然爆发出了一道环形的剑气,分别立于长剑左右的小姑娘与无心反应不及,同时闷哼了一声,直接被这股强横无匹的剑气击飞了出去!

“咻!”

不说别人,就连沈剑心自己,也在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握不住手中剧烈震颤的长剑,一下脱手而出,长剑朝前飞出,瞬间便插进了旁边的山石之中,那样子就好似撞进了一大块嫩豆腐里,瞬间便已看不清其踪影。

作为最直接与剑身相撞者,或者说激发了神剑自行反击的主要目标,小姑娘受的伤自然也是最重的,浑身上下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总共一百零八颗窍穴中,此刻皆有一缕微小但尖锐锋利的剑气在其中作祟,不断破坏,累加起来的痛楚,直绞得她几欲在地上打滚。

然而,这小姑娘的毅力,却是远超寻常人的想象,她竟硬是强忍着这股非人的痛苦,一声不吭地起身奔向了远处落地的无心,似乎还打算将他一举击杀才肯罢休。

这份不将目标彻底杀死,便决不会放弃的精神,倒的确很符合一位顶级杀手该有的模样。

一旁的沈剑心亦是浑身乏力,刚才那长剑也不知是发了什么疯,竟好似活物一样,一下将他体内辛苦修炼出来的太玄剑气全部给抽走了不说,剑身上传来的反弹力道也八成都落在了他身上,这一下牵动了先天的心疾,一下跪倒在地,一手捂着胸口,满脸涨红,还在努力调息,可一抬眼见那小姑娘竟还要追杀无心,顿时来不及查看自己的伤,赶紧起身又朝着她扑去。

“姑娘不要!”

话音刚落,沈剑心只感觉脖领子突然一紧,然后身子便整个悬空了,同时还有一股温暖却不灼热,正如头顶暖阳一般滋润舒坦的浑厚真气,正源源不断地灌入自己体内,帮助自己平复体内紊乱的气息,沈剑心赶紧转头看去,却见李轻尘一手一个,将自己与那一脸认真之色的小姑娘给提起,然后退到了一边。

小姑娘被他好似包袱一样提在手里,心中自然不满,一巴掌拍开了李轻尘的手,还要再挣扎,却被李轻尘闪电般地点住了身上的穴道,霎时间手脚酸麻,一下便不能动了。

看着眼前暂时只能任由自己摆布的小姑娘,李轻尘不由得便想起了先前被她一记手刀砍在额头上晕倒的事,顿时邪笑道:“小妹妹,一报还一报,你救我一次,却打晕了我,现在我定住你,帮你一把,咱们俩就算两清了。”

说罢,便将沈剑心与三三姑娘并排放在前方,然后双手分别贴住了二人脊背上的风门穴,将自己体内那浑厚得简直如汪洋大海一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日真气渡过去。

他不是医家中人,自然不可能以这种最粗浅的办法为他们疗伤,不过小姑娘体内最棘手的,还是那些细小但顽固的异种剑气,一旦将这些作祟的剑气消除,不至于让它们伤及其本源,再好生调养一段时间,以她的强健体魄,自然就会恢复如初。

至于沈剑心只是脱力而已,再加上体内气息紊乱,牵动了先天之疾,其实更为简单,这就好比是一国内乱,由自己这个外人来率领大军镇压,助其重掌国家的控制权,不算疗伤,只能说是稳固而已。

不过,这新生的大日真炎本身就兼具了涅盘神火与焚世魔炎的力量,虽然他暂时还不知道该如何运用它来为旁人疗伤,可多少对体魄也是有一些裨益作用的。

就在这时,一道道冰冷刺骨的寒气突然炸开,李轻尘随之睁开眼,却见远处那被剑气给击飞的无心,不知为何,此刻竟猛然跪倒在地,双手死死地抱着脑袋,口中发出一声声压抑得极为痛苦的哼唧声,同时一股股冻杀万物的寒潮,正迅猛地朝四周扩散开来。

显然,这是因为他已经无法再自如地控制自己体内的真气了。

旁边的刘不苦见状,好心上前问道:“贪狼大人,您怎么了?”

话音未落,他便被赵瑾从后面一伸手给硬生生地扯了回去,而在同一时间,原地便有一道硕大尖锐的冰刺撞开了地面,刺向天空,若非赵瑾刚才眼疾手快,只怕刘不苦在猝不及防之下,如今已经被串成了糖葫芦。

刘不苦见状,吓得脸色煞白,暗道一声好险,而一旁稍显狼狈的凌月燕也在虚晃一招之后,与黛芙妮娜分开,闪身聚集在了赵瑾这边,看着正捂着自己的脑袋,跪在地上,浑身颤抖不止,好像在忍受着无穷痛苦的无心,忍不住皱眉道:“贪狼大人这是怎么了?”

众人皆是疑惑不解,不知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贪狼大人竟会突然变成这幅模样,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是受了什么伤,倒更像是在与什么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作对一般。

正在这时,远处一直未曾参战,只是在和那头斑斓猛虎一起玩大眼瞪小眼的鬼郎中,这时候突然抬起头来,开口解释道:“他被右护法以摩诃心经的力量强行修改了记忆和心性,可由于其本身的意志力太强,导致最后魂魄分离,在他的身体里出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他。”

一边说着,他还不着痕迹地偷偷瞥了一眼正皱眉凝思的李轻尘,然后才继续道:“就在刚刚,他被那神剑自行激发的力量刺激到了泥丸宫,平时本在摩诃心经的力量下安静沉睡的那个他苏醒了,开始与现在的他争夺肉身,这也是为何他每日从寅时七刻开始,就必定会感到头痛欲裂,精神恍惚,无法控制自身整整一刻钟,因为彼时乃阴阳轮回之时,天人感应,他体内沉睡的那部分自我也会跟着一起苏醒,而右护法之所以要取药王鼎,除了要用来彻底炼化那具身外化身之外,也是为了让他神魂合一,能够在未来顺利破开上三品的关隘,否则魂魄不全,在关键时刻自我反噬,光是通玄关之时就能彻底要了他的命。”

众人闻言,皆是震惊得无以复加,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位贪狼星君,竟是这样成为的贪狼星君,被右护法强行修改了记忆与心智么,这也太过骇人了,倒是赵奴和刘不苦二人在对视了一眼后,却都暗自松了口气,他们当然巴不得无心一辈子都不要真正醒来,一辈子都别想起他们二人做的腌臜事,不然一旦展开报复,他们可就危险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剑胆琴心长歌行》,方便以后阅读剑胆琴心长歌行第二百零三章 我我不两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胆琴心长歌行第二百零三章 我我不两立并对剑胆琴心长歌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