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魂记

第六十七章 良城风云起 进城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良才书生 本章:第六十七章 良城风云起 进城门

相术士由于噬魂失败,不得已在幻境中把自己解脱出来,可是这种只是个人制造出来的幻境,毕竟还是困不住良云生,比起以前的魔圣之地,那也是小巫见大巫,不足为惧。

虽然良云生也是由于从魔圣之地走出来,身体上的那一丁点儿的魂术早已被消逝完了。

可就凭他身上的那点儿血,就可以颠覆这个世界,就可以把相术士的幻境给破了,这便是四魂人的厉害之处。

三人在幻境里,雪舞再一次找到了她心心念念的良云生,这倒是件好事,真的就像一直兔子装死在一棵树上,因祸得福。

僧人的面相并不像是相术士,但从里头出来之时,雪舞却十分肯定,他就是相术士,至于这是经过了多少个轮回,才变成如今的模样,也是无从知晓,再一次醒来时,两人看到良城有如一座吐着烈焰的雄狮,气势恢宏,让人感到一种走进帝国,从此改变命运轨迹,一步一步崛起的震撼。

“好美的城,这是我神往过的地方。”良云生闭上眼睛,把自己的头颅高高抬起,感受着良城帝都的魅力,仿佛那一丝一缕飘进身体里的空气都是那样的快活,整个人好轻松,但也充满热血。

“快看!”雪舞看着城门外的天空中捎过来的那一个灰黑色的幻影,收住自己的心,因为那个幻影正是飘进城里头,因为那个幻影正是她曾经深埋在心底的影子。

城门早已开了,里面的人很有秩序地走出来,外面的人有的在摩拳擦掌锻炼身体,孩儿你追我赶的嘻嘻哈哈,卖炊饼,包子馒头的地方升起袅袅炊烟,正在良云生看向天空,城里头有一行兵马飞奔而出,气势磅礴。

“这真是个活力四射,充满期待的地方。”良云生只是看了一眼那个幻影,便又沉醉在良城的美好之中,简直让人快要立下自己一生的宏愿,最后良云生的眼睛停留在城门上“良城”二字。

雪舞的眼睛始终注视着那个幻影,没有离开过片刻,它的一丁点儿的变化,都会是雪舞心里的波澜起伏,直到从那个方向彻底消失以后,雪舞才缓缓回过神来,良云生的眼睛看着城门出神,但很快便落在守门人身上,里面的世界说不定会有多精彩,满脸横肉的守门人倒是一脸福相,越看越喜欢,虽然看起来也有一股霸气侧漏的感觉,可这种气势配上现在他身旁的那蹲石头狮子,真的是绝配。

雪舞侧过脸看了看良云生,好阳光的笑容,只是这种笑容在她脸上出现的那一刻,因为幻影的到来,便马上隐下去了,良云生拉起雪舞的手,走向城门,却被守门人一把拦住,看着他满脸横生,并且十分茂盛的胡须,真是滑稽得很,“你可有牌子,没有牌子一律不得入城。”

良云生扯了扯嘴,没有跟他过多争吵,只是伸出食指指向他的鼻子,暗示他,行你等着。

可雪舞则不然,她可是看着那道幻影进去的,她可不想再一次重蹈千万年以前的事儿,再一次关在那个看不到美好的魔圣之地,“你给我进入,不然……”

“不然什么?我们良城可是从来都守规矩的,没有牌子自然进不去,虽然你长的。有几分姿色,可也不要为难于我。”很显然这个看起来彪悍凶猛的守门人也不是快嚼不烂的石头,并且他似乎对雪舞有几分上眼,但是饭碗丢了,这可是头等大事,所以自然守门人没有放行,毕竟他守着这满城老百姓的安危,而他,这正是这繁华地里走出来的可以守得住繁华的人。

忽然之间,雪舞的眼神很冷漠,简直快要把守门人给撕开,守门人看向她的脸时,不小心注视到了她的眼睛,为之一振,这太可怕了,正是因为可怕,所以才不能够让她进入,那怕赔上自己的性命,“你赶紧离开,不然,我手中的刀可是不讲任何情面的,刀起刀落,这便是后果。”

雪舞没有再说些什么,因为她自然也明白,强人所难终究是没有好果子吃的,为难守门人也只会让自己难堪,甚至得不到更好的结果;再者雪舞的魂术已经一点儿都没有剩下来,除了比别人特殊的魂识,除了比别人多出来的那份特殊的记忆。

尽管很焦急,可雪舞并没有其他的办法进入良国城,守门人不肯放行,那也无可奈何。

“走吧!看来今天是进不去了。”雪舞看向良云生,可良云生好开心呦!但是听到雪舞的这句话,良云生还是呆愣了会儿,“什么?进不去?”说罢!良云生便要往里头走去,还是被满脸胡渣的守门人给拦住了,“小子,看你长得挺机灵,却没想到睁着眼睛装瞎子。”

良云生猝不及防地看向他杂草丛生的脸上,简直快要笑出声来,这胡子长得也太搞笑了,把他本来方正的脸弄成了一张笑脸,两道长在胡子旁边的故意,就像是某人滑稽的一笑。

“我才不是什么瞎子,倒是你整天跟那头大狮子站在一起,不过看你的相貌,跟那头大狮子还真像是个好朋友。”略微思索着,继续说道:“那边算了吧!我也不为难你了,此处不让爷,自有让爷处。”良云生突然转过脸,往良城城门的反方向走去。

守门人走回原处继续守株待兔,雪舞的眼睛随着良云生的神情摆动着,忽然之间,良云生掉头就飞跑起来,“给我冲!”

雪舞有点懵了,她只是站着。

“雪姑娘,冲!”良云生说道。

雪舞只是撅撅嘴吧0,“切!”眼睛一白,“幼稚!”

可才点开步伐,守门人便把刀拔出来,良云生看着刀,断定他不敢就这样把自己给宰了,“快点磨我脖子,我死了你也活不了。”良云生把拦在他胸膛的刀抓住,再把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可不要逼我,我的忍耐程度可是有限的。”

良云生往刀口上压了压,有血的痕迹,可守门人并没有就此放他一马,面无表情,稳如泰山,岿然不动。

路过的人指指点点的,像是说着守门人的不是,也像是在说着良云生不要脸,没有规矩,对于初来良国城的两个人,自然骂她的声音比较多,对于一个风吹雨打,岿然不动的守门人,大部分人还是喷喷称赞。

“饶命啊!我卧病在床的老娘还没醒过来,进来得知我娘病了,千里万里赶回来,却没想到被你这么一拦住,老人家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让我良心如何过的去?”良云生赖皮地说道,他装得可可真像,让人看着似乎眼泪都是真的。

良云生脖子上已经破了一条道,刀刃上玷染的血格外显眼,此时良云生像是个孝子,哭得悲恸,仿佛跪在他眼前的就是自己的“娘”。

“规则不能变,今天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进去。”

良云生的哭声嘎然而止,可很快又更加放肆地哭起来,快到连雪舞也不会知道这是假的,当然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这是假的并且不会成功,“你是牙儿?你可是走了多年的牙儿?你可回来了。”

有人一把抓住良云生的手臂,弯下腰来看着他的脸,被良云生的情绪感染得很难受。

“你是?”良云生问道。

“还能有谁,我是你牙叔,你娘就要死了。你可总算回来了,亏我一把屎一把尿地伺候着他。”

良云生抓抓脑袋,没有说话,这是兔子刚装上我的木桩了吧。

“快起来,让我看看!”自称牙叔的人把良云生从地上拉起来,仔细端详着,像是在看自己的儿子,不觉老泪纵横,“你可瘦了,回来了就不要走,回来了就不要走了!”

牙叔动了真格,良云生感到很意外,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不走了!”良云生说道。

“好孩子,你真是个好孩子!”牙叔把他涌进自己的怀里,积蓄的泪水慢慢落下来。

“原来是你的侄儿,也难怪这些年没有见过,如今见了,便都起来吧,把自己的娘照顾好,爹娘在不远游。”守门人说道。

让守门人想不到的是,良云生变得很开心,越来越暴露出他是个假小子的本来面目。

“走吧!”雪舞过来对着良云生说道,把手还住良云生的手腕,就要进入。

牙叔用衣袖抹了一把眼泪,欣慰地笑着,“我家媳妇儿可真漂亮,水灵水灵的。”雪舞看向他,“真是无药可救”的眼神。

“都回去都回去!”牙叔脸上重新绽开笑容,良云生和雪舞手挽手,开始往里头走去,守门人感觉自己的刀跟轻,看向自己的刀时,竟然只剩下刀柄,而地上有一撮子铁粉,这让守门人重新注意到进入的两个人,“你给我站住!”

但两人已经飞开了步子,完全不会回头的,“千万可不要回头看,好马不吃回头草,更别说是人。”良云生对雪舞说道,雪舞心里微微触动,竟然有些依赖于良云生,嘴角勾起的笑意很甜很甜,像是在暗示着,“有他在真好!”

随着进进出出的人,没多会儿,两人便在人群中走乱,说是牙叔的人也被两人给慢慢甩开,守门人也只是唉声叹气地,一巴掌打在石头狮子的脸上,说道:“但愿没出什么乱子才好。”这是良城一个人的担心,但后来的事情也说明了这才是良城风云起的开始,而那个人确是改变良城最为紧要的那颗棋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逆天魂记》,方便以后阅读逆天魂记第六十七章 良城风云起 进城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逆天魂记第六十七章 良城风云起 进城门并对逆天魂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