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颂

第0397章 取还是不取?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圣诞稻草人 本章:第0397章 取还是不取?

“危言耸听!”

李迪当即开口驳斥。

李迪不认为,有他、寇准、王曾等一类的大臣辅佐官家,大宋会沦为西夏人、辽人的跑马场。

寇季暗叹了一口,没有再开口。

马元方却突然开口,替寇季解围,“李相,寇工部纵然耍了一些手段,可却没有做出什么残害百姓,伤害朝廷的事情。

他并没有违背国法,你却如此咄咄逼人,是不是有些过分?”

李迪瞪起眼,看向马元方,“老夫过分?他玩弄人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难道老夫还不能质问一番?”

马元方瞥了李迪一眼,讥讽的一笑,戳穿了李迪的谎言。

“说到玩弄人心,满朝文武,谁不玩弄人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更是不计其数?怎么不见你去训斥别人,反倒是盯着一个为国为民,颇有功劳的小辈不放。

归根结底,是寇工部做的事情,脱离了你们的掌控。

你们这些在朝堂上掌大权的人,总想将天下间的所有事情都握在手心里。

但凡有人跳出了你们的掌心,你们就觉得不乐意。”

马元方说到此处,顿了一下,戏谑的盯着李迪,又道:“但你们有没有想过,天下间真正能被你们掌握在手心里的,又有几件?

你们若是真的能做到事事都掌控欲股掌之间,天下间又哪来的穷人?哪来的悲苦?

你们也就欺负欺负寇工部。

知道人家年幼,又对你们毕恭毕敬的,不会算计你们……”

李迪恼怒的喝斥道:“马元方!”

马元方见李迪怒发冲冠,不咸不淡的道:“怎么?被老夫说中了心思,恼羞成怒了?”

李迪喝道:“我李迪不是那种人!”

马元方讥笑着,盯着李迪,质问道:“那王钦若,同样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其手段,比寇工部还狠辣数倍。更重要的是,他玩弄人心皆为的是私利,怎么就不见你去质问他?”

李迪咬牙切齿的道:“我自然不会放过王钦若!”

“呵呵……”

马元方嘲讽的笑道:“得了吧。当年被王钦若陷害的最惨的,就是寇准。如今寇准身居总摄国政的位置上,尚且不能对王钦若公报私仇,你又能拿人家如何?”

李迪刚要开口反驳。

就见马元方摆摆手,嘟嘟囔囔的道:“一个踏踏实实帮朝廷做事的人,被你们严防死守着,还不如那些奸佞小人过的舒坦。

朝堂上的那些奸佞小人,就是被你们给一步一步逼出来的。

就不能少点猜忌、少点勾心斗角,多为百姓做点事吗?”

李迪听完了马元方的话,阴沉着脸,坐在那儿,一言不发。

马元方说的道理,他也不是不懂。

只是身居高位,许多事情,不能依照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性子去做。

更多的时候,得考虑皇家的安危。

当皇家的安危受到了威胁的时候,纵然是天大的好事降临,他也不得不出手阻止。

马元方见李迪沉默不语,就不咸不淡的道:“老夫不在乎寇工部的谋划,也不在乎自己已经被寇工部拉入到了局中。

老夫只在乎,百姓是不是因为寇工部的谋划而获利。

若是百姓因为寇工部的谋划而获利,老夫被寇工部算计一次,又何妨?

若是寇工部有手段,让天下间没有穷人,老夫就算被寇工部算计死,到了阴司,也不会说寇工部一句怨言。”

李迪猛然起身,目光在马元方、寇季身上扫了一眼,冷着脸离开了厅堂。

寇季见此,一脸哭笑不得。

马元方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言语今日是否得罪了李迪,他看向了寇季,吧嗒着嘴道:“小子,现在你有没有体会到一点点,好人难做的道理?”

寇季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一点点……”

马元方点点头,“自古以来,好人难做。做一个好人,远比做一个坏人要困难百倍,同时也要承受百倍的磨难。

但我们不能因为困难太多,磨难太多,就放弃做一个好人。

只要你心够正,就不用去在乎做事的方法,也不用在乎别人质疑的声音。”

寇季沉吟了一下,对马元方躬身一礼,郑重的道:“多谢马公教诲……”

马元方说的道理,寇季也懂。

甚至他一直都是在这么做。

但这并不妨碍他向一个愿意真心实意的教导自己的长者施礼。

马元方笑着摆摆手,“不必多礼……李迪那头倔驴,恐怕一时半会儿很难想通。老夫年龄大了熬不了太久,近几日就麻烦你在考场内多跑几次。”

寇季拱手道:“不麻烦……”

马元方满意的点点头,一手拄着拐杖起身,一手捶打着后背,嘴里碎碎叨叨的念叨着,往外走去。

“老咯老咯……熬不了夜咯……”

“……”

马元方走后,厅堂剩下了寇季一人。

寇季盯着厅堂门口,幽幽的道:“虽说惹怒了李爷爷,但我的谋划已成,快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诚如马元方所言,好人难做。

好人在做好事的时候,总有被误解的时候。

但当结果出来的时候,所有的误解,都会迎刃而解。

寇季不可能因为李迪的愤怒,停下自己的谋划。

……

没了李迪、马元方,寇季独自一人担当起了巡考的重任。

虽有属官可用,但是寇季依然喜欢自己巡视考场。

当然了。

他选择亲自巡视考场,可不是他忠于职守,反而是为了公报私仇。

寇季不是寇准,能容忍下王钦若之流的仇敌在眼前蹦跶。

此前那些放出谣言,诋毁他的学子,只要是在考场内的,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他依照着自己手里的名单、名册,一一对照着,找到了那些学子的考号。

然后,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就是时不时的,从那些学子们面前经过。

偶尔从身上掉落出一些响声比较大的东西。

每当他从那些学子们身边经过,又或者是从身上掉出什么响动比较大的东西以后,那些个学子们,心里都会咯噔一下。

那些个学子,传过他的谣言,诋毁过他。

面对他的时候,本就心虚。

他若是在制造出一些响动,那些学子哪还有心思答题?

他们脑袋里的锦绣文章,随着寇季一次次的经过,一次次的打断,最后全部变成了一团乱麻。

写出的文章,又岂能如意。

除了一两个抗压能力强的,大部分人得罪了寇季的人落榜,那是正常的。

至于他们下一科能不能被取中,那就要看寇季的心情。

虽说寇季下一科不一定会成为考官。

但他仍旧有办法让那些个学子们名落孙山。

枯燥乏味的科考。

在几日后终于结束。

学子们如释重负的奔出了贡院。

贡院内的官员们却进入到了最忙碌的状态中。

闷在了房内几日的李迪,终于出现在了人前。

寇季再次见到李迪的时候发现,李迪明显有些消瘦了,眼中多了一些红血丝。

见到了寇季,也没有再厉声质问。

而是点了点头,入了卷房。

三位考官,十几位属官到齐以后,在李迪讲了一长串的警惕之言以后,开始阅卷。

阅卷的流程,跟秋闱时候的大同小异。

众人几乎都闷头审阅着自己的卷子。

偶尔碰到一两张拿捏不定的卷子,就会拿出来,跟其他人探讨。

“此卷文采卓着,是一位大才啊!”

阅卷的属官中,有人被一张试卷吸引,忍不住开口赞叹。

其余人纷纷侧目看了过去。

阅卷的属官见此,也没有露出什么扭捏之态,反而对手上的试卷,大加赞赏。

“诸位同僚,此卷单从笔墨论,就是上品。更别提文章的内容……”

其余的人纷纷凑了过去,仔细瞧了瞧。

有人盯着卷子,抚摸着胡须,赞叹道:“单看笔力,就知道此人在书发一道上颇具成就,文章更是卓然。论朝廷此次裁撤边陲厢军一政的利弊,一针见血。

算得上是上上之作。”

“诗文也是极佳……不瞒你们说,他的诗文颇具灵气,纵然是我对上了他,也不敢言胜……”

“……”

夸赞的词语从那些阅卷的属官们口中频频发出。

自然引起了坐在后屋里等待终审的李迪、马元方、寇季三人的注意力。

李迪对着身旁的小吏吩咐道:“是何等大才的文章,居然引得他们如此赞叹,你去取来,让我三人过目。”

小吏答应了一声,出了后屋,拿着卷子到了李迪三人面前。

李迪从小吏手里拿过了卷子,只是扫了一眼,便丢到了一旁。

马元方见李迪举止反常,好奇的拿起了卷子,仔细审阅了一番,疑惑道:“李相,此人颇具文采,对朝廷的政务又有颇多了解,为何你对他的卷子,不屑一顾。”

李迪不咸不淡的道:“文采是好,可人品极差。纵然我们取了他,到了殿试的时候,也会被驱逐出垂拱殿。老夫可不想看到,我大宋科举殿试如此盛事,毁在了此人手里。”

寇季听到这里,大致上就知道了马元方手里的卷子是何人所作。

必是柳永无疑。

马元方却一脸疑惑的道:“李相单凭他的书法,就能断定此人是谁?”

科举采取的可是糊名制。

一般不拆开糊名处,很难断定卷子是谁的。

笔墨书法固然能够判断出卷子是何人所作,但并不准确。

所以在糊名制推行开以后,一些人就想出了在卷子上做暗标的作弊法子。

只是李迪明显不喜欢此人,显然没有帮着此人作弊的想法。

此人又怎么可能留下暗标,让李迪发现?

李迪盯着马元方手里的卷子,冷哼一声,“他的笔迹,老夫见过三次。还有他诗文中的那些凄凄厉厉,老夫听的双耳都起了茧子。

老夫如何能不知道他是谁?”

马元方闻言一愣,恍然道:“柳三变?”

李迪深沉的点点头。

马元方随手丢下了手里的卷子,抚摸着胡须,摇头道:“那确实不可取……”

马元方倒不是刻意的在罢落柳永。

而是他真的对柳永有成见。

马元方很赞成李迪的说法。

他觉得柳永此人,人品有问题。

他倒不是嫉妒柳永身边有众美环伺,他是真的从柳永的为人处事上,觉得柳永人品有问题。

有何问题呢?

不忠不孝。

官家是什么?

那是君父。

君父不喜欢你,说你两句,你就得虚心领受。

而不是作出诗词,去大肆宣扬君父不识人才。

你是君父的子民。

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诗词,大肆宣扬君父不识人才。

干出如此不忠不孝的事情,谁还会喜欢你?

没弄死你就已经不错了。

还想被取中?

寇季在李迪、马元方二人冷冰冰的脸色中,拿起了柳永的卷子。

李廸、马元方二人的目光,一瞬间落在了寇季身上。

寇季仔细审阅着柳永的卷子,忍不住赞叹道:“确实文采飞扬……”

寇季可不是为了帮柳永取中,刻意去赞叹他。

寇季说的是真心话。

因为目前为止,能把文章写的连他都看不懂的,除了朝堂上一些重臣外,就唯有范仲淹、柳永二人。

一方面说明了寇季不学无术。

另一方面就说明了,那些写文章的人,已经把书、经,精研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

李迪见寇季赞叹柳永的文章,忍不住开口道:“莫非你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韪,取中这位自称是你学生的人?”

寇季捏着柳永的卷子,有些沉吟。

坦白说。

柳永作为一个名流青史的名人,如今出现在他面前,他倒是有几分提携一下的心思。

但考虑到了柳永的名声,柳永的做派,他又有些犹豫。

马元方见此,语重心长的道:“老夫不得不提醒你,你一旦取了他,少不了被百官们弹劾。”

李迪咬了咬牙,终究还是开口了,“此人说话不计后果,若是在取中以后,说出了什么张狂的话,又或者在入仕以后,说出什么大不韪的话。

到时候会连累到你的。

惜才不是坏事,可为了提携别人,连累了自己,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北颂》,方便以后阅读北颂第0397章 取还是不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北颂第0397章 取还是不取?并对北颂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